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入侵之入侵 > 机制远比隐喻离谱
江禁不想会错意,因为狗能留下而自己被赶走的可能­性­在石一处极大,他确认道:“那我今晚留在这?”
    “不然你自己的狗还要让我照顾吗?”
    “但我没有换的衣服。”
    既然如此,他的意思就是想走,石一没接话,她不会强留。
    “穿你的?”江禁出其不意。
    她斜眼看他,似笑非笑,“你穿得下吗?”
    “你身上这件可以,”江禁直接上手撩起短袖下摆,“这是不是我的衣服?”
    “我自己买的!”石一嫌弃地打住他的手。
    “这不是男装吗?”
    “哪条法律规定我不能穿?”
    石一腰酸背痛得很,经期加之今日坐车,唯有按摩椅能稍稍安慰大客户毋须外人担心,一通电话,自有品牌方贴心关怀,主动送货上门。
    墙上屏幕放映动物世界纪录片,像催眠的底噪,石一不自觉闭上眼睛。
    她睡得很沉,同时意识清醒,也许看起来矛盾,而现实的确如此。
    “一一,”江禁洗漱完出来见到此景,喊她,“去床上睡。”
    石一仍然闭着眼睛,她只是伸手勾住对方脖颈,再将脑袋转而枕去一个舒适的肩膀上,她不想动,夜深人静时分偷懒一会儿不该算作过错。
    卧室昏暗,落地灯亮,眼睛肌­肉­钟爱此份朦胧,神经惬意,嘴­唇­与舌头有一些没一些地浅浅尝他,如同淅沥小雨。
    真是一个奇怪比喻,因为实况并不如此美好,设定唾液交换为吻,该机制远比隐喻离谱。
    江禁对着一床鳄鱼感到惊讶,他第一次发现石一的床上原来会放玩偶,第一次得知她的玩偶与Lacoste的品牌logo同一形象,一点意料之外,一点情理之中。
    “你别睡这。”石一闭着眼,她要赶他走。
    江禁还不明,问:“为什么?”
    “那边的位置要留给拉拉。”
    她说得正经,他听得发愣,脑中一瞬间闪过许多信息,直至看到另一边枕头上那只被簇拥在猛鳄群中的天线宝宝。
    玩偶尺寸不小,面孔仿真,身体毛绒,头带天线,乍一看,兴许会被它的眼睛吓到。
    不过总没有她刚刚说的那句话令他害怕,江禁直起身,帮忙盖好被子才离开卧室。
    翌日上午九点,石一懒洋洋地从床上起来,外面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微风拂面。
    她暗笑自己真会说谎,明明隔着如此厚重的大幅玻璃,却用上了如此虚假的词汇形容。
    看看手机,一条信息也无,妈妈居然没有打来电话关心问候,石一感到失落。
    站去镜前用水扑面,再盯紧双眼,独自观察的举动她常做,但至今未能真看出些什么,石一想她不可能也对自己欺骗。
    打开房门往外,有走动声响传来,石一警觉,转身回去拿工具的瞬间突然记起昨晚还有另一个留在这,她试探地喊一声:“江禁?”
    无人应答。
    石一退到卧室打电话,不过半秒,对方那张脸以及客厅背景一同出现在屏幕中。
    她怒气冲冲地走过来,他从容不迫,戏谑道:“睡醒了?”
    “我又怎么得罪你了?”
    “这话该我问,你昨晚可是把我赶下床。”
    江禁心存余虑,却不好过分过问,他怕一不小心弄巧成拙。
    而石一索­性­不接话,她四处搜寻,转而问:“小狗呢?”
    “被阿姨带去散步。”
    “那狗链怎么套你脖子上了?”
    他听不明白,坐在沙发上无声看她。
    石一走近,伸手拿起对方戴在脖子上那条细链,假装恍然大悟:“原来这不是狗链。”
    江禁没说话,手上动作远比斗嘴更快,趁她俯着身,顺势按倒人,更试图以一手锁住对方双手。
    石一的解题思路极其简单,她立刻右膝往上顶着他下半身,威胁道:“你再敢动?”
    江禁吸取多年经验教训,马上面露假笑,举高双手投降。
    “不自量力。”石一瞪他一眼,神气地从他身上起来,江禁抓住反击机会,突然往她腰上挠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