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海浪有节奏地拍打着礁石,海鸥清脆嘹亮的鸣叫声夹杂其中。
    返璞归真,来自于大自然的曲调很容易令人放松心情。
    默尔丝枕着波涛声醒来,身下的床仍在摇晃,呆愣了几秒钟,她意识到她目前不在陆地上。
    啊,她记得她睡之前,最后和侠客、飞坦玩的游戏是《美少女梦工厂用手抓了抓头发,算是草草梳过了,默尔丝下了床,将门推开。
    扑面而来的阳光有些刺眼,她抬手挡在双眼前方。咸咸的海风,海浪与海鸥的声音以更清晰的姿态包围过来,鲜明浓郁,如同尚未用水化开的水彩颜料。
    “早啊,默尔丝。”侠客明亮的嗓音迎了过来。
    印花衬衫,短裤,戴在头上的太阳镜,侠客一副海边度假的标准装扮。
    “这里风景不错吧。”侠客取下太阳镜,放到默尔丝头上,笑眯眯地说,“是给你准备的惊喜默尔丝有些恍神,视线下移至侠客身旁的另一个人。
    飞坦老样子穿着罩住大半个身体的黑­色­斗篷,和侠客的轻松度假打扮完全不是同一个画风。
    又有人走了过来,是玛奇。
    玛奇换上了比基尼,不过她还套了一件长外套,将身体曲线掩盖住了。
    “感觉还好吗,默尔丝?”尽管她脸上没什么表情,声音里的关心还是能听得出来的默尔丝微张着嘴,一时有点搞不清现状。
    玛奇怎么来了?
    睡着之前没有玛奇啊。
    这有点不合理,难道是做梦?
    默尔丝举起手,捏了捏自己的右脸颊,产生的痛觉表明她不是在做梦。
    “这是……睡迷糊了吗?”侠客伸手抚摸她的头顶,“你没有在做梦哦。”
    “默尔丝。”飞坦以毋庸置疑的口吻命令道,“说出我们叁个人的名字默尔丝越发困惑了。
    她环顾左右,又见面前的叁人不像开玩笑的样子,踌躇了一会,把手按在脖子处,[穿戴]发声装置,从左往右说出这叁个人的名字,“玛奇。飞坦。侠客。”
    不知为何,当她报完这叁个人的名字,这叁个人不约而同地比刚才放松了一些。连一向冷着脸的飞坦,眼神里的锋芒都减弱了。
    “怎么了?”她不禁发问。
    “没什么,就是看你是不是真的睡迷糊,认不清人了。”侠客揽住她的肩膀,“走,我们去看看团长的鱼钓得怎么样了团长?”她想到本不应该出现的玛奇,“团长怎么也来了……旅团有活动?”
    “哈哈哈,难道一定要有活动才能聚在一起吗?”侠客引导她往另一边的船舷走,“大家有空一起玩,就这么简单。”
    海水船钓,常用方式有定点钓、放流钓和拖曳钓。
    其中“放流钓”是指垂钓者居于船上,任由船随波逐流,鱼饵、鱼钩也在水中漂流,引鱼上钩。简而言之,就是随缘,坐着等鱼上钩。
    穿着短袖T恤的库洛洛戴了一顶渔夫帽,看着挺像钓鱼佬那么回事。
    可惜他旁边的钓鱼桶里空空如也,一条鱼也没钓上来。
    “看来这片海域不太适合钓鱼。”库洛洛说。
    这家伙完全不在他自己身上找原因呢。
    结果由默尔丝往大海里扔了个高压电棍,今天的加餐才如约端上众人的餐桌。
    蜘蛛脑侠客发挥他堪比百科全书的知识面,扔掉了不好吃或者不便处理的鱼类。刑讯专家飞坦发挥他搞刑讯时练出的刀工,(用默尔丝提供的没切过人­肉­的­干­净厨刀)把鱼­肉­切成薄片。百宝囊默尔丝发挥她游戏背包的丰富储量,提供了火锅所需的其他必要道具。
    玛奇被默尔丝拉到一边,没能参加,因为按照默尔丝了解的同人界普遍设定,玛奇经手的菜必定会成为黑暗料理。
    蜘蛛头库洛洛在这里没什么用,只会在吃饭的时候多一双筷子。
    最新鲜的鱼是最美味的。
    夹起薄到透光的鱼片,在煮沸的火锅汤里稍微涮一涮就烫熟,可以开吃了。
    鲜­嫩­爽滑,富有弹­性­的口感,各种意义上都挑不出刺来。
    不止是鱼好吃,眼前的人员配置正好是旅团平均颜值最高的一次,水准可以直接用来下饭。
    加入旅团后,今天应该算是默尔丝兴致最高的一天。
    默尔丝兴致勃勃地往汤里加了她一直舍不得用的闪光食材:[闪光的包菜][闪光的土豆][闪光的洋葱][闪光的白萝卜][闪光的蘑菇]等等
    其余四人沉默地看着她在水池里洗空气,在案板上切空气,往火锅里放空气,用筷子夹空气,把空气放进嘴里细嚼慢咽。
    实际上,火锅里除了鱼片,根本没有其他食材
    虽然还是有坏掉的部分,但是乐观点想想,她至少能够认清谁是谁,大部分是正常的……吧?
    默尔丝吃着吃着,终于觉得不对劲。因为其他人只吃鱼,完全不碰蔬菜。
    她花了好几分钟用来鼓起勇气,夹了一片包菜放到玛奇的碗碟里,紧张又期待地看着玛奇玛奇不得不进行了一段无实物表演,“恩,好吃。”
    默尔丝紧张的神­色­顿时缓和,明显高兴地点点头玛奇欲言又止。
    “默尔。”侠客出声吸引默尔丝的注意,“还有我呢!”
    见侠客表现这么热情,默尔丝特意把每样食材都夹了一块,放到侠客碗里。
    “哇,这么多吗。”根据默尔丝的动作,侠客看得出来她夹了不少食材,筷子最后的落点已经在碗的上方,说明“食材”堆得超出了碗沿,“多谢啦。”
    “小心被撑死。”飞坦冷冷地Сhā上一句。
    他站起来,把他堆满鱼­肉­的碗放到默尔丝跟前,然后拿走默尔丝的空碗,“别总吃没营养的,多吃点­肉­侠客瞳孔地震玛奇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库洛洛专心致志地吃­肉­。
    默尔丝……默尔丝犹豫着给飞坦夹了一块空气作为回礼,还没放到飞坦的碗里,飞坦握着她的手腕,咬住了她的筷子。
    将“食材”咽下后,飞坦告诫她“下不为例”。
    坐回座位后,飞坦用下巴指着默尔丝跟前的碗,抱起双臂盯住默尔丝,“吃啊。为什么不吃?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强行要别人吃他给的东西的样子,就差来一句“这鱼­肉­多是一件美事”,太像默尔丝在“现实世界”看过的……搞笑视频了。
    默尔丝忍不住低下头,无声地发笑。
    肩膀颤抖的动作,由其他人看来,难以分辨是在哭,还是在笑
    “没事吧?”坐在默尔丝旁边的玛奇先发问。
    默尔丝抬头,嘴角残留着一丝微笑的弧度,摇了摇头。
    她看了眼飞坦,然后开始埋头吃­肉­。
    途中,侠客又给她夹了一片,顺便叮嘱她慢点吃
    入夜后,失去阳光照耀,白天的浪漫海景全然消失,海风变冷了,海水变得浓黑如墨,远处更是一团漆黑,除了天空零散的星星,什么都看不到,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巨兽的肚子里,只剩下一艘暂时幸存的船。
    船只的每一次摇晃,像是因为海浪,又像是某种海洋生物在水下试探,似乎随时会把船翻过来,将所有人咽下去。
    感到大自然未知的恐怖的同时,站在甲板上的默尔丝感到隐隐的诱惑。
    跳下去。
    跳下去会怎么样呢?
    好想知道。
    好想知道会不会有没见过的生物把她缠绕、撕裂。
    抓着护栏的手逐渐收紧,她越想越期待,越想越兴奋。
    “默尔丝。”侠客从后面叫她。
    刚刚和飞坦抛硬币,侠客赢了,所以是侠客离开船舱,走到默尔丝身边。
    “今天很开心吗?”侠客把默尔丝搂进怀里,默尔丝吹了海风后的体温比他低一点,“我觉得你今天好像格外开心恩。”默尔丝[穿戴]了发声装置,“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太不真实了。
    很快就会睡醒吧。
    侠客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一点点地旁敲侧击,发现她完全忘掉了前些天的事情。
    无论是“Spider-Man”的游戏,10亿的进账,库洛洛和玛奇刚来的几天,伊路米来过一次的事情,她全部忘得一­干­二净。
    可怜的飞坦,10亿的钱都白给了。(不)
    见默尔丝没别的大问题,第二天,库洛洛和玛奇离开了。
    默尔丝整理游戏背包的时候,[取出]手机,看到伊路米留的“取货”消息,于是暂别侠客和飞坦,去完成和伊路米的后续交易。
    交易内容是窟卢塔族眼药水的复制品。
    火红眼只会在情绪激动时出现,冷静下来眼睛颜­色­就复原了。而这种眼药水可以使火红眼维持24小时,不用担心这期间情绪变化导致火红眼状态不稳定。
    当初默尔丝得到火红眼,和伊路米的交易包括了叁个部分,第一是协助进行火红眼移植手术,第二是复制窟卢塔族眼药水,第叁是批量生产999瓶交给默尔丝。
    窟卢塔族眼药水的复制品经过临床试验,没有发现副作用,但不清楚预期效果是否达标——这只能由有火红眼的人,也就是默尔丝自己亲自试验。
    时长和药效都要有保证。
    当然,至少24小时的试药期默尔丝选择独自待着,伊路米随便去哪,总之不出现在她面前就行。
    默尔丝确认收货后,下次和伊路米见面,就得是伊路米把999瓶“窟卢塔族眼药水复制品”交给她的时候。
    再往以后,应该没必要见面了。
    拜拜了您嘞。
    下了飞艇,走出机场,默尔丝在等车处看到了飞坦。
    这次和侠客抛硬币,是飞坦赢了。
    默尔丝刚刚走到飞坦身边,有雨点砸到她的鼻尖——下雨了。
    飞坦从他黑­色­斗篷里抽出惯用的红伞,递给默尔丝。
    默尔丝颇感疑惑地歪了下头。
    要知道,旅团,或者揍敌客,或者其他念能力者,几乎都没有下雨打伞的习惯,搞得好像是强者的标准似的。而飞坦喜欢带伞也不是为了挡雨,是作为他遮蔽对手视线的武器,伞柄其实是剑,伞里还有攻击对手的其他机关。
    “偶尔也试试看。”飞坦按下伞柄的某处,伞“砰”地自动打开,一个大大的黑­色­骷髅头图案赫然映在暗红­色­伞面中央。
    默尔丝伸手去握伞柄的时候,飞坦捉住她的手臂,令她弯下腰。
    类似啃咬的吻落在她­唇­上。
    完全打开的红­色­伞面遮住了他们的上半身,周围路人什么也没有发现,没伞的人只顾着匆匆赶路,有伞的人在抱怨这场阵雨的雨势太大,纷纷压低了伞。
    侠客差不多放弃了教默尔丝叫他名字的游戏,唯独飞坦到今天依旧不依不饶。
    如同飞坦不明白默尔丝为什么不愿意叫他的名字,默尔丝也不明白飞坦为什么执意要她学。
    飞坦明明是以“反复无常”为标签的变化系吧?兴趣应该来得快,去得也快吧?
    这是一次短暂的亲吻,­唇­瓣分开了,飞坦仍捉着她的手臂,视线落在她嘴­唇­上。
    “为什么不行
    雨水迅速将地面铺满,又有风来,把雨点吹得到处都是。这场阵雨下得匆忙又来势汹汹,难怪有伞的路人也会止不住抱怨。
    飞坦的头发被雨水浇湿,睫毛也滴着水,雨水顺着他的耳畔滚入脖颈。
    晴日已经完全不见,­阴­沉沉的天空像是黑夜来临
    其实,默尔丝也不真的是块木头。
    雨水一遍遍润湿她的嘴­唇­,不清楚到了第几遍,她才动了动嘴­唇­,用­唇­语问:“然后呢?”
    “然后?”雨水落进眼睛里,飞坦也没有眨眼。
    “收集完全部成就的游戏,你还会继续玩吗?”
    雨帘似乎笼罩了整个世界,没有地方不是湿淋淋的。默尔丝神情晦暗,她的发质较软,淋湿的头发全部耷拉了下来,衣服也湿透了,紧贴在身上。
    “少瞧不起人了。”飞坦抬手扣住她的喉咙,“你以为我是那么容易满足的人吗,默尔丝?”
    “不管你和谁上床,Gao潮的时候也只会叫我的名字……”
    “至少,要到这种程度才行。”
    稍后,混合着冰冷雨水的亲吻,覆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