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全部满分 > 第998章 破坏王
乌姓老者道:“其实灵韵去了伽蓝岛,后来不知怎么跟汇通号那些家伙发生龌龊,再后来伽蓝岛的消息完全中断,不知后事如何。”
    卢问鼎不想再听俩老头絮叨八卦,Сhā嘴问道:“爹,邵不羁在不在宇卢城?”
    ”他也逃出来了?不是说他也被虎威王抓了吗?“卢行空奇道。
    ”抓是抓了,但邵子义使手段帮他逃走,如果邵不羁也在宇卢城,我想不如卢家跟汇通号联手抗击虎威王
    卢行空跟乌姓老者都不说话了,良久,卢行空强压怒火,开口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漕门卢家跟汇通号历来敌对,算的上世仇,你想跟他们联手,卢家还没惨到过不下去!”
    “是啊,贤侄,你担心虎威王可以理解,但你们卢家跟汇通号才是真正的敌人,切不可前门驱虎后门迎狼。”乌姓老者很了解汇通号跟卢家的竞争关系,也跟着劝道。
    卢问鼎却胸有成竹道:“爹,乌世伯,我在比丘城时跟邵不羁有过一面之缘,此人绝对是废柴中的废柴,如果汇通号落在他手里,指定会被我卢家并吞,二位不必过虑。”接着把两人在比丘城争斗的事大略说了。
    乌姓老者道:”早听说汇通号少掌柜玩世不恭,居然可以蠢成这样,若真是如此,卢家跟汇通号联手倒也未必是坏事。“
    卢行空琢磨片刻道:“汇通号总号在灵音归国,邵不羁多半会逃回总号,怎么会在我们的地盘上?”
    “他逃跑用的法宝未必能送他回到灵音归国,爹派人去打探下说不定真能找到他。”卢问鼎坚持道。
    “那好,爹这就派人去查问。”卢行空唤来下人,吩咐即刻去汇通号打听邵不羁的下落。
    结果来的比想的还快,邵不羁居然真在这里,听说卢问鼎找他居然颠儿颠儿的跟着找上门,见到卢问鼎就叫道:“哇,你的脸好了!”
    卢问鼎脸皮抽了下,挨打的事他可没想告诉第二个人,偏偏邵不羁是个大嘴巴,赶紧咳嗽声说道:“邵不羁,我有重要事跟你说,先别瞎扯!”
    “啥事?”
    “你能不能给你爹带个话,说卢家有意跟汇通号联手对付虎威王。”
    邵不羁惊讶道:“你?想让我爹跟卢家联手?”
    “不错!”
    邵不羁头摇得象拨浪鼓道:”卢问鼎,咱俩之间是私人关系,可你们卢家跟汇通号争斗不休,我去跟我爹说这个不被他打死才怪,你又不是没看到我爹狠起来,能直接不要我!“
    卢问鼎笑笑道:“那不过是演戏给虎威王看,其实你跟你爹说不说都不影响结果,虎威王很快就会带人来到梓卢空国,如果空卢王败了,我们一起完蛋,然后他继续前进到灵音归国,早几日晚几日而已。”
    邵不羁挠挠头不知如何是好,看看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卢行空跟乌姓老者,忽然对乌姓老者道:“看你好面熟,我们以前见过?”
    “没见过。”乌姓老者笑道:”老夫乃乌子门掌门乌市青,初次见少掌柜。“
    邵不羁叫道:”我想起来了,当初在伽蓝岛时,有个叫乌敌雨的人长的跟你很象,他不会是你儿子吧?“
    乌市青脸­色­大变,问道:”少掌柜何时见到小儿,不错,乌敌雨确实是犬子,他还好吗?“
    ”好?他很不好,还有他哥哥都很不好。“邵不羁道:”我听分号的伙计提起过他俩。“
    乌市青越听越不对劲,后心发凉,问道:”他,他们到底怎样了?“
    ”全死了!“
    咕咚!
    乌市青一头栽倒在地,他万万没想到两个他自认为智计无双无人能敌的儿子居然全死了,卢行空跟卢问鼎赶紧扶起乌市青连连掐人中才让他缓过劲来。
    邵不羁被吓一跳,急忙道:”你们看到了,是他问我,不关我的事!“
    ”不,不关你的事。“乌市青脸­色­铁青,咬牙道:”老夫只想知道是谁杀了他们!“
    邵不羁道:“那还用问,梁风,除了他谁能­干­这么缺德的事!”
    梁风,梁风。。。。乌市青跟魔怔一样喃喃念道这名字,只听咯嘣声响,居然将自己的牙齿咬碎,嘴角渗血十分骇人。
    邵不羁忙退后两步,说道:“本掌柜跟梁风也是不共戴天之仇,你可别算在我头上。”
    乌市青勉强笑了笑道:”多谢少掌柜见告,此事怪我和那俩孽障,还有。。。梁风。“说到这里,乌市青突然站起身对卢行空道:”老弟,对付虎威王的事,我帮不上忙,乌子门必须全体出山追杀梁风,不用他的人头祭奠我那苦命的孩儿,枉为人父!告辞!”说完,乌市青头也不回的走了。
    卢问鼎彻底服了不着调的邵不羁,这孙子没有做正事的本领,搞破坏以一当百,汇通号跟卢家的联盟还没建立,乌子门先撤了。
    “卢兄,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邵不羁心虚的对卢问鼎道:“乌老头问我,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又没骗他。“
    卢行空笑笑道:“小邵掌柜,你跟犬子能结成朋友,老夫很是欣慰,不管令尊怎么看我们卢家,至少你们小一辈能抿恩仇总是好的,既然来了留下聊聊,用顿便饭罢。”
    “多谢卢伯父。”邵不羁见卢行空对他很友善,对漕门卢家的好感又多了几分。
    席间,卢行空将卢问鼎唤出,说道:“爹已经派出两路人马打探消息,一路去宁平虎国,一路去灵音归国,你设法灌醉邵不羁,把他留在手里是掣肘邵子义的底牌。”
    卢问鼎点点头,回去继续跟邵不羁推杯换盏,少不得跟他忆苦思甜,将惨无人道的虎威王骂个狗血淋头,最后邵不羁喝醉了,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卢问鼎脚步踉跄的走出来,看到卢行空站在走廊发呆,问道:“爹,你怎么了?”
    ”探子来报,虎威王大军已经开拔,那个叫梁风的小子已经被虎威王杀了,尸体挂在城门示众。“
    ”什么?“卢问鼎大吃一惊,说道:”梁风死了?那小子­精­的跟个鬼似的,怎么可能死?“
    ”梁风确实是修士界奇才,据说他死前已经半只脚踏入星主境,即将拥有跟虎威王战斗的实力,可惜就差那么点,翅膀没硬就遇到了强敌,身死道消。“
    卢问鼎喃喃道:”梁风就这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