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雷洛本想跟顾娉婷打个招呼,他明晚要带三个孩子走。
    然而等到次日早餐的时候,顾娉婷倒是先问他这件事了。
    “怎么,晚上你要带他们三个出去?”
    雷洛正往嘴里塞包子,闻言停住动作,于是极为不雅地叼着包子,瞪着大眼睛盯着顾娉婷——
    怎么?不行吗?你什么意思啊?
    坐在他对面的厉斯年,不满地拿筷子戳了戳意大利进口实木餐桌,拧眉提醒:
    “孩子们都在,注意形象!”
    雷洛匆匆扫三个孩子一眼,狠狠咬掉一口包子,不忿地道:
    “别只说我,你也注意点!怎么跟我这当哥的说话呢!”
    雷洛话音一落,便听小宝立刻接过话,左右看眼雷一诺跟小贝道:
    “听到没有?以后跟我说话,也要注意!”
    “切!我知道啦!”雷一诺表情虽强硬又不满,但答应得痛快。
    “哥哥,我什么时候不乖了?”小贝噘着嘴不满地撒娇。
    小宝比较满意地点点头:“吃饭,不准说话!说话受罚!”
    小家伙说完,这回没看弟弟妹妹,而是意味深长地盯了雷洛。
    而雷洛,正好死不死地、习惯­性­地、小心翼翼地拿眼瞟着小宝。
    待爷俩的目光一碰上,雷洛立刻挤个假笑。
    半不满半训斥地道:
    “臭小子你少来,得个机会就含沙­射­影教训你老子!”
    本来大人之间已然染了点火药的意味儿。
    让三个孩子这一参与,气氛立刻变得活跃起来。
    顾娉婷轻快地笑了笑,就连厉斯年那张难见表情的脸,都染了明显的笑意。
    雷洛也嘿嘿笑了两声,捡起刚才的话头,继续看向顾娉婷道:
    “今晚我想带三个孩子出去玩玩,昨晚问过了,他们都同意……”
    不及顾娉婷继续表态,厉斯年已然点头开头:
    “行,没问题,让卫虎和梅姨跟着你。”
    雷洛马上摆手拒绝:
    “不用不用,我有陈龙!”
    偌大的餐桌一角,被提名的陈龙,马上举手致意:
    “对对,有我陪着老大就行了!”
    然而坐在陈龙正对面、始终不吭声的耿宇轩,这时轻哼了声:
    “明晚的酒会可是正式场合,不适合带孩子吧?”
    不及别人搭话,耿宇轩已经不客气地直接戳穿雷洛:
    “除非,某人另有目的,那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雷洛当即瞪起大眼睛,把手里剩下的包子皮儿往桌上一摔:
    “怎么回回跟我作对的都有你?”
    别看雷洛声高音粗,耿宇轩完全没有惧意,嘲讽意味儿极浓地撇了撇嘴,继续不依不饶地直言道:
    “这答案那么不明显吗?你招人讨厌呗!”
    “舅舅!”
    “舅舅!”
    “你算什么狗屁舅舅!”
    前两声是小宝小贝异口同声的斥责。
    后一句,则是雷一诺拍着桌子叫出来的。
    雷洛登时美滋滋地挑了挑眉,随手又拿起一个大包子,张着大嘴咬了一口,而然朝不远处的梅姨挑起拇指:
    “梅姨!手艺又见长!”
    梅姨赶紧笑呵呵地回应雷洛:
    “谢谢大少爷!那您就多吃几个!”
    吵吵闹闹一顿饭下来,关于三个孩子能不能跟雷洛走的问题,顾娉婷依然没给雷洛一个准确的答案。
    雷洛仿佛也不急。
    待早餐结束之后,雷洛像模像样地招呼三个孩子上车。
    今天,他偏要亲自送孩子们上学。
    就他那点司马昭之心,连三个孩子都看得明明白白的。
    小宝:“老爸,等追上小姨,你还送我们吗?”
    小贝:“不送就让小姨跟你分手!”
    雷一诺:“你以后对我们三个不好,我自己给老妈找帅哥!最好别比我大太多,那样我们还能一起玩游戏什么的……”
    雷一诺还想掰着手指,细数下后爸的n种好处,后脑勺便挨了狠狠一巴掌。
    “臭小子!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怎么到现在还惦记后爹!”
    雷一诺不满地揉着后脑勺,气哼哼地补充道:
    “这要是后爹,他怎么敢打我!早被小爷一脚踹下去了!”
    “嘿!你个臭小子!再跟你老爸叫嚣一个
    这面爷俩一人一句,各不相让,坐对面的兄妹二人,边笑边摇头。
    直到雷一诺实在受不住后脑勺一下接一下的被拍时,才一下子蹦到对面,挤坐到兄妹二人中间,然后继续吐槽:
    “等晚上看到老妈的!我非得问问她,爸爸到底能不能换!”
    一天很快就过。
    这天晚上,依旧是雷洛巴巴地主动跑到学校接孩子。
    但他从放学前二十分钟,便等在学校门口。
    可是等到三个孩子所在班级出来的时候,三个孩子,却没有一个排在队伍里。
    雷洛一看便慌了神。
    联想到从早到晚,顾娉婷始终没有正式同意,让他晚上带走三个孩子。
    可若是小宝小贝不在也就算了,为什么他亲儿子雷一诺,也跟着不见了呢?
    思来想去,脑海里绕不过厉斯年早上那样严肃的脸。
    雷洛不服气地重重摔上车门,把所有喧嚣隔在外面,而后掏出电话。
    待厉斯年的电话一拨通,便质问出声:
    “说!孩子是不是你们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