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啊...”她按住季明夷的手:“不可以。”
    温容:...
    若陆谨行体态是恰到好处,那季明夷就是过度夸张。
    屋子亮了,彼此坦诚相见,壮实腰下是爬满狰狞青筋的阳Wu,形状是稍微上翘像炳弯刀,与陆谨行的大小不相上下,但看着更有攻击­性­,他维持着半跪姿势,稍稍用力大腿线条便浮现出。
    为什么腰腹两侧会有条突起的肌­肉­?
    起身调整姿势,拉着温容腿让她更近自己些,起身时牵动到腰上肌­肉­,使线条更为明显,温容才想起这是传说中的公狗腰。
    体内的珠子感受到威胁就会颤得厉害,从进来屋子这刻,珠子就不断震盪着,在她体内四处逃窜,而现在珠子抵到一处凹陷,将就卡在那不断震动,痠麻闯遍全身,
    炽热阳Wu贴在冰肌上烫得能化人,温容有些窘迫、有些羞赧,不知如何是好。
    稍微低头便能看见花­茓­,与她的­乳­尖一样粉­嫩­,­茓­­肉­微微张开,等人餵食的小嘴,季明夷伸出二指打开蝶翼,内里是鲜红­色­泛着晶莹水泽,如刚採摘的果实鲜艳多汁,甜腻的味道环绕在鼻尖,当仔细闻时又只剩长年薰在她身上的檀香味,闻起来是淡雅,不似花朵鲜甜。
    “季...嗯啊...不...不行...别这样...”
    来不及深究,她的嘤咛声像点燃满片荒草的星火,撩得一发不可收拾。
    ­茓­儿紧緻,早年手下将士饮酒,喝多了便荤素不忌,谈起了哪个军妓销魂,有人说妓子被太多人使用,逼被Сhā得软烂宽松,做起来一点也不快活,有人竖着小指头嘲讽说那是你­鸡­儿小,最后他们彼此骂对方几句,然后举着酒杯相撞,又继续喝起酒。
    季明夷不晓得紧緻与宽松的定义,但他浅入一指,触感有些微妙,往前时不断挤开阻拦­淫­­肉­,只是一指便觉得寸步难行,所以他理所当然觉得温容是紧緻得,甚至比他们口中的处子还要紧,可温容并非处子之身,甚至可以说是阅人无数、生活糜乱。
    太紧了。
    这么小的­茓­,如何吞纳阳Wu?
    他刮弄起内壁,指腹茧子刮得­茓­­肉­酸痒难耐,虽有阻拦,但还是顺利将整根中指探入,他摸到体内有东西在震动着,想去摸摸看,那东西却逃得更深,温容触电似的抬起腰发出长吟,然后重重摔落,反手抓紧身下白虎皮,喘着气语无伦次喊着“不要了”。
    这副模样任哪个男人看,都会激发骨子里的血­性­,那怕再高洁的圣人也不例外。
    季明夷将中指抽出来,季明夷手指离开珠子稳定些,但还是发着力道震着宫口,就是想往她体内鑽。
    当她喘气还没缓过来,他伸入两指,­茓­­肉­还是同样紧緻,本以为多加一指会难以前行,没想到却是出奇顺利,难不能这就是将士们口中的“天生内媚”,无论多大的东西都能含住,且每次进入都会像新的一样紧。
    季明夷两指上弯,无意间擦过温容敏感点,看见那处反应大,他停下手,在上面反复挑弄着,呼吸声越发粗重,眼眸暗了几分,藏几分酸意:“怎么?他们可以,轮到我这就不行了?”
    季明夷的呼吸声是逐渐粗重,上扬的­性­器憋得生疼,青筋是一跳一跳收缩着,稜口已然溢出些透明液体。
    “我将你带到此,意思明瞭,也像你问过意见,你说要留,现在又悔了。”季明夷反复擦着那块软­肉­,惹得她吟叫连连:“不会让你走的,逃也别想。”
    季明夷指间偶尔触碰到温容体内的珠子,在这珠子上,他感受到陆谨行的气息:“还是玩得花样不够,满足不了你?”
    显然季明夷已将温容当作老­淫­棍。
    季明夷平日寡言少语,非常严肃,温容对于他总是抱持着敬畏之心,把他当作上司或老师那样尊敬,以为他口中的“留”别有意思,所以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却不料是“上床”意思。
    “还是因为是死物,所以你看不上?甚至嫌噁心?”季明夷在床上的话特别多,多到温容以为眼前这人芯子被偷换了。
    “啊?”她喘着气大脑乱作一锅辩驳着,断断续续含煳不清:“啊哈...没有...我...嗯啊...没有...”
    挑开包着­阴­核的两片­肉­­唇­,拇指抵着花核又辗又揉,带着惩罚的力道:“小骗子。”
    季明夷抽出手,顺带将珠子给取出来,拉出一条暧昧的银丝,­淫­水顺着珠子流出,浸湿虎皮,那珠子不断颤动,力道之大足以震麻指骨︰“树­精­的内丹?”
    “所以...”季明夷显然有些被冲击:“你平常就带着这颗内丹?”
    说“带着”还算礼貌,想到她平日走动,体内皆夹着这玩意儿,兴许在看不见的地方顺着腿根悄然流出甜腻汁水。
    Gao潮过后温容总算有喘息时间,珠子终于拿出体内,总算脱离快感不断的状态,此刻她非常疲惫,瘫在床上难以挪动。
    “我没有。”温容真的冤,季明夷摆明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身子绵软,说起话来也不提劲,糯糯的撒娇似抱怨道:“都是陆谨行。”
    大概是“陆谨行”叁个字刺激到季明夷,将珠子扔去角落,扣住温容的脚踝往自己身上拉。
    ­性­器没对准一下滑过­肉­­唇­,摩擦间两人一齐发出慰叹声,季明夷退了些,扶着­性­器对准洞口,他太烫了,那温度不断往内烧,烧得内里越来越痒,­性­器是带着弯度,进入时总能擦过浅一点的敏感处,带起细密微疼,疼痛渐渐转为电流一样的麻,鑽入骨中,侵蚀全身,皆在欲望下,爽得酥身。
    泥泞的­茓­口毫无反抗之力,感觉自己正被填满,有种奇异的满足。
    季明夷忽然停下动作,皱着眉,脑子里全是破坏与侵犯,与自渎不同,­茓­口一缩一缩吮食­龟­头,属于女子温热湿媚的黏腻感包复柱身,媚­肉­搅弄收缩,像有千张小嘴舔弄着­性­器,他算是明白,两男共恃一女的荒唐事缘由何起,只怪温容过于诱人,惹得人悖礼犯义沉浸欢愉
    季的小黑屋,喜欢吗?(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