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下午3点多,周末的商场比工作日更加拥挤,几乎每家商店都挤满了人头,就连5、6楼的餐饮等待区都坐着好些等待就餐的人。
    一家装饰可爱甜美的甜品店门口,一对容貌秀雅的母女携手走出,两人说说笑笑,看上去十分和睦。
    “真没想到,这家新开的甜品店味道这么好。可惜你爸爸不吃这么些甜的,看来只能我们俩享受了。”陈晨拎起手上的甜品晃了晃,脸上洋溢着毫不违和的少女元气。
    “那我们要不要买点爸爸爱吃的酥饼?”唐雪建议道。
    “好啊。买完我们再去买几件衣服,妈妈好久没跟你一起买衣服了。”想起上次一起买衣服还是半年前的事情。
    “那妈妈出钱。”唐雪挽着陈晨的手撒娇。
    “好好,你要买什么,随便买。”陈晨连连点头。
    两人去了唐振山爱吃的商店,买了几盒酥饼,又转去时常光顾的店铺挑选衣服。
    “这件怎么样?”陈晨穿着一身藏青­色­绣花旗袍从试衣间出来,在唐雪面前转了个身询问道。
    “好看。”唐雪发自内心地称赞。
    陈晨虽已50出头,但从小养尊处优又注重保养,身形样貌都保持极好,旗袍穿在她身上更凸显了她的成熟气韵。
    “哎呀,你穿可太合适了。”旗袍店店主王薇笑着夸赞道,“我这儿旗袍一般都是量身定制的,像你这样简直为旗袍而生的身材,我是真的没见过几个。”
    “你呀,可真会做生意。”陈晨被夸得心花怒放,跟好友王薇打趣道。
    “我说的可都是实话。”王薇走上前,给陈晨整理。
    “是啊,陈姨,我师父可不是每位客人都夸的,你是不知道,上次有个客人因为不爱惜衣服,师父有多生气。”王薇的徒弟戴灵附和。
    “怎么回事?”陈晨关心地问。
    “唉,也没什么大事,就有个客人,衣服尺寸不合适硬要试穿,把衣服弄坏。”王薇说。
    “那赔偿了吗?”唐雪问。
    “赔了一点,但那件衣服修不了,浪费了。”戴灵难过地答。
    王薇脸上同样露出惋惜的神情。
    唐雪知道,这里的每件衣服,都是她们师徒­精­选布料,手工缝制,用了许多传统工艺,花费了许多心血­精­力才制成的,就这样损失掉,的确是令人遗憾。
    “哎呀,不说这些了,小雪要不要也挑一件,王姨只给你一人打半折。”王薇环顾四周,寻找合适唐雪的衣服。
    “怎么?我没有折扣吗?”陈晨故作诧异道。
    “当然没有。”王薇回道。
    她继续寻找,忽然眼睛一亮,拿起一件红底黑线金边刺绣短款旗袍,“试试这件怎么样?”
    “我不用了吧,平时也不怎么穿的到。”唐雪觉得眼前这件旗袍很美,但是她平时的确不怎么穿旗袍,买了又怕落灰,浪费了王薇的心血。
    “嗯,这件不错,小雪也试试吧。”陈晨附和道,“刚好买了我们等下就穿出去给你王姨宣传宣传。”
    “对对,有你们这两活招牌,我这店生意肯定好。”王薇哈哈大笑。
    “王姨,凭你和戴灵的手艺,都不用我们宣传生意也已经好得不行了。那我就试试看?”
    听着唐雪的奉承,王薇笑得合不拢嘴,戴灵则掩嘴偷笑。
    “我们家小雪从小就是个小甜心,快,穿给王姨看看,你穿上一定好看。”
    唐雪从王薇手上接过旗袍,步入更衣室更换。
    旗袍她从小也爱穿,可是大了反而穿得少了。主要是自己胸部大,旗袍又太过紧身,衬得胸型更大,她青春期后就一直不太敢穿。
    “小雪,好了吗?需不需要王姨进去帮忙。”更衣室外传来王薇的询问声。
    “不、不用,好了。”唐雪推开门,用手挡着裙摆两边的开衩朝外走。
    在外等候的叁人见到唐雪表情惊艳,态度却不一样。
    “真好看。”陈晨一见到女儿,两眼冒光。
    王薇见唐雪胸口扣子有些凌乱,走上前帮她整理,笑道:“哎呀,小雪都长这么大了。”
    戴灵则低头看了看自己贫瘠的胸部。
    “腰身还是大了点,没事,王姨给你改改。”王薇拿起手上的卷尺,绕着唐雪的腰肢量尺码。
    “王姨,这是不是太­性­感了。”唐雪不自在地扯了扯裙摆。
    “这么漂亮的身体,当然要好好展示了。这胸部不随你母亲,害羞的­性­子倒是跟她年轻的时候一样。”王薇调侃道。
    “我怎么说也有C呢。”虽然是比不上王薇和女儿,但她也不差好吗。
    听着她们争论,站在一旁的戴灵悄悄退向门口,退着退着,忽然撞上了匆忙进门的客人,她忙转身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到您。”
    “没关系。”一个带着奇怪口语的女人回道。
    她抬头,看见一个高她许多的金发美女正拉着一个更高的帅气男子的手臂站在自己面前,两人都极为养眼,就像是那些雕刻在旗袍上的­精­美刺绣。
    另外叁人被门口的动静吸引,纷纷看了看过来,其他两人倒没有多大惊讶,唯有唐雪呆愣地望向那名男子。
    她看向他,又望向他身前的女人,视线飘向两人紧握的亲密的手,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失神与悲伤。
    所以他这段时间说自己很忙,是因为要陪那个女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