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心间般若 > 抱着女儿娇躯热烈Сhā­干­
“是啊,我就是难以忍受跟你接触的每一刻。”少女故作娇媚地回头看向男人。
    德安候愣愣地站在原地,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吞噬了多余理智,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尊严被挑战。
    男人面目狰狞地抓住少女将她甩到床上,欺身而上将细­嫩­的手腕掐住,魔障了地喃喃:“Сhā熟了你就不会离开父亲了。”
    因怒火而缠绕的欲烧遍了全身,他重重对着红肿的小­茓­撞了进去,少女呜咽着挣扎拍打男人,但力道如蝼蚁撼动大树,反而激发了男人的心中隐秘的凌虐欲望。
    空出一手重重扭揉少女滑­嫩­的胸­乳­,更重重拍打着颤动的小胸,啪啪的巴掌声和可怖的噬咬交替进行,妙善眼中疼出泪光,她不后悔激怒德安候。
    “你可以对我身体做出更加禽兽不如的事,你做去吧,但只会让我更加恨你。”少女空洞地吐出平静无波的话语。
    德安候突然歪下身体,颓废地贴在女儿胸口,听着那咚咚跳动的心脏声,声音难得沧桑:“我只是想要你……”
    妙善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想要自己,恐怕更舍不得权势富贵才是真。
    少女的笑触动德安候心中隐痛,他的父亲在世时每日忧惧爵位传承,如今到了他这一代,若实在无建树,这侯府离削爵不远。
    他以为心中隐藏的忧惧可以靠努力往上爬消散,但握紧了的仍可以轻易被打散。
    因此只能赌上更大出筹码。
    男人埋在少女的胸­乳­中无声落下几颗浑浊的泪,但下身坚定地破开柔软多汁的小­茓­,慢慢撞过层层褶皱的软­肉­,这样的浅磨没几下就让少女身体分泌出­淫­液。
    他像一只受伤的鸟企图靠藏起来掩饰伤痛,下身的­茓­­肉­越来越­骚­痒,­茓­­肉­被硕大­龟­头撑开腔壁,­肉­红­色­的软­肉­包裹着­肉­­棒­,紧致又温暖的­肉­­茓­让男人发出喟叹。
    而少女的鼻腔里无意泄露细微呻吟,­龟­头慢慢滑过软­肉­,­骚­芯被磨得又痒又酥,余波变得格外漫长,但需求只增不减。
    妙善难耐地扭动着腰肢,让­龟­头更加细致地磨过­茓­­肉­中的瘙痒之处,眼底的自责和情yu来回撕扯。
    德安候扶住少女的头颅,吻住细­嫩­­唇­瓣,耸起­精­壮腰身开始狠狠往里撞,一次次抻平­茓­­肉­中褶皱,还没恢复又再度被­龟­头大力碾过,妙善只觉得全身上下都涌起了一股股酥酥麻麻的感觉,她闭上眼,挣扎的手安静下来,­茓­口涌出一股又一股的­淫­液,她扭着身体配合男人的耸动。
    灯芯燃得只剩一小节,寂静黑暗的空间里男女的喘息声和“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格外明显,男人青筋毕露的狰狞­肉­­棒­深深Сhā进少女的­茓­­肉­。
    那根火热的­阴­茎进来抽Сhā了一小会,敏感的­茓­­肉­立刻抽搐痉挛,快感阵阵涌来,无比热情的欢迎着入侵者。
    双方克制地没有说话,粗重的喘息声混着­肉­­棒­抽Сhā的“叽咕”声,一次次Сhā到最深,­茓­­肉­丝丝缠绞着­肉­­棒­,吸吮着,收缩着,德安候爽得头皮发麻,但腰仍旧狠狠往前一挺。
    粗大­阴­茎又一次整根没入,­龟­头顶在娇­嫩­的软­肉­凸起上,他紧紧搂住怀里的少女。
    黑暗的空间里妙善清晰地感知到滚烫的­阴­茎在­茓­­肉­中的狰狞形状,敏感的腔­肉­被肆意鞭挞摩擦,­龟­头每一处都蹭过娇­嫩­的软­肉­上在磨着­骚­芯。
    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不断涌起,那种灵魂飘忽九霄的感觉蔓延而上,妙善只觉得身体被劈开变成两半。
    一半沉溺巨大的­肉­欲快感中,一半挣扎着保持清醒,小­茓­里却自动分泌更多湿滑的粘液,腔­肉­紧紧与粗大的­棒­身纠缠,粘液越来越多,­肉­­棒­进出也越来越顺利,浑身血液都叫嚣要求更多。
    男人不再忍耐,抱着少女娇小的身体“啪啪啪”地撞击抽送,­龟­头每一次都要在­骚­芯缠弄,听到少女溃不成军的鼻音,德安候又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Сhā­干­,­茓­­肉­一阵快过一阵的猛烈收缩,一股浓稠­淫­­精­浇在­龟­头上,男人敏感的马眼迎头一浇气息更加不稳。
    德安候被迫抱着女儿浅浅耸动腰身,缓缓抽动了几下,温热的­茓­­肉­迫不及待地吸吮包裹­龟­头,刚刚的­射­意过去了,男人立刻发起猛烈攻势,­肉­­棒­入得得一次比一次深,抽Сhā的速度一阵比一阵快,每次抽出时带出粘液的白沫,而后将小­茓­重重堵上。
    ­龟­头次次剐蹭过­肉­壁的快感逼得妙善快要哭出来,剧烈的刺激让她浑身哆嗦,鼻间发出痛苦又欢愉的哼唧。
    这样的声音极大的刺激了德安候,浑身血液都往下身凝聚,肌肤散发着滚烫的温度,两眼发红地用力摆动腰杆,粗壮的­肉­­棒­像打桩机一样频频顶撞柔软的­骚­芯。
    妙善咬住下­唇­无助地摇头拒绝,可男人依旧挺胯频频撞击少女紧窄的耻骨,白皙的双腿间一根青紫筋­肉­饱满地­阴­茎进进出出,熨帖地照顾­茓­­肉­的每处褶皱,他紧紧抱着女儿的娇躯,热烈的Сhā­干­着。
    ­肉­­棒­狠Сhā了好一阵,滚烫的­精­液再一次填进了少女的小­茓­,德安候埋在女儿白­嫩­的脖颈上重重喘息着。
    妙善低头瞥见男人餍足的脸,立刻从男人身下挪开。
    大量白浊混合液体从红肿不堪的­肉­­茓­中缓缓流出,妙善发觉­阴­­唇­火辣辣的痛,她胡乱扯过被单擦拭花­茓­,抽出床头小柜拿出一个小玉瓶,倒出一些浓稠黄液抹在花­茓­口。
    “嘶~”妙善忍住刺痛慢慢将药抹在指尖往里送,德安候安静地看着女儿上药。
    心头却惊疑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