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春蜜 > 游戏规则【微H】
“刚刚羞辱我很爽是吧?”覃歌挥舞着小皮鞭,脸上带着几分笑,手上掐着裴懿的下巴左右摇动看着他的轮廓,像是在仔细审视一件货物的姿­色­。
    裴懿手被铐在椅背后面,上半身­祼­着,下半身覃歌还是很贴心的让他穿着裤子。
    “爽的不是你吗?”裴懿想要辩解,身上就被皮鞭抽了一下,并不是火辣辣的疼,是疼痛中带着酥酥麻麻的感觉,胸肌下一道鞭痕显得格外醒目。
    “你还敢顶嘴?现在谁才是ba,呃,嗯,是你的主人。”覃歌咬了咬下­唇­,她差点不经大脑思考说出爸爸这种词汇,不能再教坏裴懿了,不然这狗东西肯定举一反叁。
    “怎么会是主人?”裴懿还是没忍住想要纠正覃歌,视线如同视­奸­扫视着覃歌,她换上了警察的制服装,只不过是一个超小的制服,身上都是他弄出来的青紫红痕,衣服长短只能盖住半个­奶­子,动作幅度大一点就会露出来樱花­色­的­奶­尖。
    下半身的包臀裙也约等于没穿,齐逼短裙背后也是露出大半个翘臀,他都想吹口哨了,“不应该是典狱长或者长官吗?”
    皮鞭又抽了下去,这次抽到的是腿,“我说话你还敢反驳?”覃歌有点想换个工具了,是小皮鞭不够疼,还是他天生杠­精­?
    “我没有反驳,我纠错是……唔。”裴懿开口解释没说几个字,下身的­阴­囊就被捏在覃歌手里把玩,覃歌伸出小舌舔着他的喉结,他喘息了几声,话都说不完了。
    “嗯?纠错?”她把控着距离在裴懿的耳边呵着轻气。
    覃歌离的他很近,带着荔枝的香甜扑面而来,裴懿身体崩的特别直,呼吸开始无法匀称,“主人说的都对……”声音中带着委屈和欲求不满。
    覃歌小小得意了一下,翻身农奴把歌唱的快乐可真好!手利落的把刚刚用在她身上的­乳­夹夹到了裴懿身上。
    覃歌看着他扭动的身体,反应大的带动着椅子和手铐的锁链声,像是随时要摔下来,立马拆掉了。
    裴懿泛着红的眼眶,睫毛还带着湿气,可怜巴巴的说道:“姐姐……”
    他浅褐­色­的­乳­头都肿起来,湿漉漉­奶­气的眼睛微微下垂,上扬的桃花眼在此刻下垂显得无辜又­奶­气。
    覃歌抿了抿嘴­唇­,作为一个颜狗,她血槽有点空了。
    手上捏着的小皮鞭,思索了一下决定换个方式,检查了一下手铐的牢固方式,勾起了一个漫不经心的笑。
    裴懿看着覃歌把小皮鞭丢到了一边,她跪着他的胯下,支棱着身体把头发撩到耳后,她的手耷拢在他的大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他的­性­器,脸贴在胸膛上,舌尖对着他的­乳­尖舔弄,吮吸。
    一路下滑,亲吻和舔舐,时不时吮吸一下肌肤,动作延展到腹部,解开裤子,掏出­肉­­棒­用­乳­儿滑动着。
    如愿以偿感受到裴懿大气都不喘一下的僵硬,覃歌仰着头用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说道:“裴懿,我好难受呀~”
    裴懿盯着覃歌捧着自己的­奶­子滑动着他的­肉­­棒­,滑动着喉结,嗓音喑哑的说道:“哪里难受?”难受的应该是他才对。
    覃歌手撸着­肉­­棒­,从上而下,马眼兴奋的沁出的晶莹被她的指尖抹开,“想被大­鸡­巴Сhā。”
    手上的­肉­­棒­涨了一圈,变得更加烫手。她的手柔若无骨,身躯靠上来显得娇弱无力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哼哼唧唧的,“好想被Сhā死在床上,下不来。”
    覃歌自己的手托着­奶­子,靠­奶­子的挤压来撸动着­肉­­棒­。
    裴懿咬着后槽牙,呼吸变得粗重,他宁愿被鞭子抽,戒尺也行。
    覃歌­干­脆坐到了裴懿的腿上,在他要吻上来的时候,避开。“要准守游戏规则哦。”
    手撑在他的肩上,­奶­子贴着他的胸膛,压到摊平,小ρi股摩擦着快被撑裂的裤子上,花缝翕张摩擦着­肉­­棒­,上下起伏,耳边是他愈演愈烈,根本压抑不住的喘息。
    ­龟­头按摩着­茓­口与外面贝­肉­的敏感处,酥酥麻麻的挠的心痒难耐。每每擦开些涌出的ⅿi液打湿着身下的人。
    “哈啊……”刚刚做的激烈没几下她的腿就撑不住了想要裴懿Сhā进来,这样的想法充斥的脑海。
    可花­茓­的渴望让她又不想便宜裴懿,­干­脆站了起来自己挑了几个小玩具往床上走去没有管裴懿了。
    裴懿还以为覃歌有什么新的想法,挑完就离开了他的视线范围,只能靠镜子的反­射­看见她回到床上。
    拿着手机在拍什么东西,接下来又塞了什么东西在花­茓­,看见外面露出的线,裴懿沉默着看见镜子中的她白皙的肌肤除了他留下的印子就开始泛起粉,抖动的如同筛糠。
    “唔~哈啊啊,好­棒­,嗯……”覃歌缩成了一团,脚踩踢着被子,手也因渴望更多而摸上了自己­奶­子揉着。
    只是跳蛋好像又不够,脚软的没力气也不想走过去拿别的,手摸下去自己揉着小甜豆时不时拉扯,甚至中指还Сhā入花­茓­进进出出带出自己的ⅿi液。
    沉迷在情yu的海里,忘记房间里还有个人。
    人类的东西其实对于现在的裴懿而言,根本没有作用,猩红­色­的眼睛死死盯着她进出的手指,“姐姐抱歉了。”
    恰好享受着Gao潮余韵的覃歌听见了动静,没有明白的覃歌不解的看着裴懿,就看见裴懿挣脱了手铐向她走去,覃歌瞪大的眼看着裴懿,“你怎么……”
    “我不想遵守游戏规则了。”裴懿的眼神像看不见底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