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短篇小说 > 招鬼NP > 撑黑伞的男人
“白谭。”叶晟喊他名字,“究竟为什么?”
    白谭停下手中动作,眉一挑。
    叶晟穿戴整齐地坐在他对面,面前的白粥散发着腾腾热气,只是面前女人脸­色­很差,像是一夜未眠。
    昨天一夜太失控,直到白谭怀中女人累到一根手指都不想动,疯狂的欢爱这才得以中止。
    叶晟隐忍着,眼中利刃般的戾气将清晨美好的氛围戳了个稀巴烂。
    白谭没搭腔,双手环胸头一仰靠在了座背上。
    “原因,不是说过了吗?”
    他面上很平静,说话很慢。语气很微妙,好像一把背边生锈的钝刀磨着着空气,内里的味道都染得凝涩麻木。
    “因为和人类男­性­做那人就会死,所以你挺身而出。白谭,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糊弄?”
    指责不满的语气,仿佛火星子跳到雪地上,不可自抑的丝丝怒火随时要燃爆两人之间的虚假平和。
    白谭伸出手拨弄两把碗中的白勺,今天的早饭是他花了好几个小时做的,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试着细心照顾人。叶晟不但不领情,还只一心逼问他,这让他感觉很糟。
    因为人类产生莫名的烦躁和异样的不适已经好几年没出现过了。
    不爽。
    这是白谭的第一感受,他现在大可说一些­阴­阳怪气的话或是好心劝解一番,不过那就完全不符合自己的个­性­了。
    索­性­站起来走到叶晟旁边,手指轻轻搭在她的肩膀头。
    “吃点饭吧,毕竟昨晚……,你现在很虚弱。”
    叶晟因为他的触碰僵了一瞬,下一秒碗筷被叶晟掀飞,滚烫的白粥好似浓稠大雪灼红了白谭的手腕。
    苍白骨感手腕一颤,迅速蔓延出来的红,肿胀得触目惊心。
    倒不是痛。
    而是意外。
    白谭垂着的眼皮翻都不翻,叶晟叁两下轰开他的手满身抗拒地迅速拉开了距离。
    漂亮的眼睛眼角似乎残存着昨夜的暧红,俏白的脸,嘴­唇­有点­干­但很软看着就很好亲。
    不过眼神倒是蛮凶,想杀了我吗?
    还是很可爱,嗯。
    白谭眼神越来越沉,乱七八糟地想着。
    或许自己被鬼毒渗透了也说不定,随时随地都会发情——
    眉一拧撤回身体,悄无声息压下对叶晟萌生的渴望,叶晟一个细微的小举动打消了白谭刚萌芽的虚假仁慈。
    只是自己刚挪远一点点叶晟就明显面上神情一松,环胸双臂自然垂下。
    这么讨厌自己的接近?
    白谭往前一步,一只手撑在桌边,另一只手极尽狎玩意图捏起一缕叶晟脖边的秀发。
    “很恶心我?”
    叶晟没说话,眼神不加掩饰跟看垃圾一样直白地瞪着白谭。
    白谭知道自己这会儿神情足够恐怖,所以叶晟也只好暂时忍住想要躲开的念头。
    “如果…我说。”
    “我是故意的呢?”叶晟松开她的发,食指轻浮地刮着她的下颚角有,又轻柔地托起她的下巴。
    白谭动作很缓,语气轻轻。
    深邃的宛如棺材桩一样暗沉的乌眸,皮极白­唇­甚红,白谭犹俊着,但是被这样的眸子盯着叶晟就感觉从头悚到脚。
    “我想睡你,所以睡了。”
    说完脸上浮出一个不合时宜的笑,突兀而荒诞。
    “变态!””啪啪”
    震惊暴怒的声音混着巴掌声一齐炸出。
    白谭顶着红肿的双颊和浅淡笑意把叶晟送上出租车后座,驾驶座司机诧异地频频扭头看他俩。
    这男朋友脾气可真好,女孩子气的跟个炸毛刺猬似的,男生手想碰一下就会被打开。
    吵架了?司机眼里闪烁着吃瓜的心情,突然感觉面上一凉,­唇­红齿白的俊美半长发青年冷冷扫他一眼。
    我去,要不要这么恐怖,跟看死人一样。
    司机没了开口跃跃欲试的心情挠挠脖子坐正不再理会后座的人。
    “白谭,离我远点。”
    “真的不考虑我给你送回去?你知道……”
    “滚,我不想听你说话。”
    叶晟要拉车门,白谭跟个拦路石一样梗着门不让她得逞。
    “嗯……”白谭沉吟。
    “注意安全。”
    说完白谭很快在叶晟那张冰冷鼓着的脸上捏一把,迅速闪开。
    车门被哐当一声重重摔上,他但凡晚一步躲开胳膊怕是要骨折。
    车子启动,缓缓驶离。
    车窗外的白谭长身玉立,一身深­色­休闲装,头发扎地很低,皮筋下的滑亮发洋垂在脖侧,衬得肌肤白似水雾。
    俊美的脸上巴掌印显目,嘴角衘着淡笑,看上去颇有几分雪山消融化指柔的轻意。
    看上去像个好男人。
    司机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一眼,而后座的女生整个人窝在连帽衫里,看上去萎靡低沉。
    看上去像是好脾气男生和坏脾气女生的组合,不过能把女孩子惹得这么生气那小伙子肯定做错了啥。
    司机自娱自乐地脑补一番,好一会儿海事忍不住开口。
    “小姑娘,你男朋友咋惹到你了,看小伙那脸上巴掌印显得,下手挺狠哈。”
    “不是男朋友。”
    “这么生气吗,哈哈。”
    “他就是个神经病。”
    “啊?”
    叶晟一手支着脖子,一手撑住膝盖,眼睛不断睁开闭上老半天还是睡不着。
    白谭是神经病。这一点毋庸置疑。
    怎么会有人在被扇耳光后突然要亲打他的人?
    白谭这样做了,还笑了……后面再怎么打他,他的脸皮就跟城墙似的,是以为她在跟他打情骂俏吗?
    真是奇葩变态。他们不熟,只是在交易的基础上产生了一次一方非自愿的­性­关系吧?
    如果叶晟现在想要深究的话,白谭搞不好要坐牢。
    不过坐牢的话……叶晟撑着额头,目前来说的话确实需要这个男人。她不仅不会对他不利,还很需要他。
    此外就是白谭那会儿突然提起魂魄交易一事,被叶晟直接打断了。
    “我知道,该出的代价不会少。”
    叶晟面­色­平静得不可思议,残酷的现实由着她上下嘴皮一碰轻轻吐出。
    白谭静静地看着她,眼神沉沉,很快手指拖着下巴轻笑。
    “我明白了。”
    “知道什么?”叶晟满头雾水。
    白谭笑而不语。
    “或许事情有时候没你想的那么糟。”白谭意味不明地拍了拍叶晟的肩膀,叶晟连忙避开,白谭也不气,只是笑吟吟地看着她,叶晟感觉莫名其妙。
    总之,白谭脑子有病。
    叶晟下了车,打车费用自然从白谭手机那边扣除。
    她前脚下车后脚那边发来没用的废话。
    “到了?”
    叶晟没理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板玉戒指。
    现在她的口袋里鼓鼓的,满是白谭留给她的稀奇古怪的小玩意,一些驱鬼防身的“宝物”。不过叶晟也没在他脸上看出一丝心疼就是了,这些东西算是抵消了睡一晚的损失?叶晟面­色­不虞,白谭不是什么大方的人,今天和白谭聊到昨天公司遇鬼一事,白谭直言不讳叶晟福大命大活下来了,因为叶晟身上的奇特秘密,反而救了她一命,至于白谭能做的无非是收个尾。
    当叶晟要追问自己的秘密是什么的时候,白谭的眼神轻轻带过她的脖子,有点欠扁的开口。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在同她打趣,但是叶晟直接无语到懒得给他再聊下去了。
    反正白谭今天已经保证了,给她留下来的的东西绝对可以撑很久。
    “不能直接解决镜鬼吗?”
    “还需要一点准备。”白谭表情正经起来。
    叶晟瞅了他半天,终究啥都没说。
    “就算再厉害的驱鬼大师,准备不到位真遇到传说级麻烦时,也只是白白送死。”白谭的声音一点点冷下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清晰的神情似乎被卷入灰­色­回忆一点点暗淡下来。
    “做这一行的,能善始善终就是最好的归宿了。”
    好像在自言自语又或是说给叶晟听。
    叶晟没有反应,对这会儿莫名散发着悲伤气息的白谭很无语。她只在意一件事,自己能不能活,至于其他的因为白谭本身缘故是没有定点兴趣。
    “我会保护你。”白谭定定得看着她。
    叶晟难得扯动一点嘴角,“嗯。”
    左手尾指戴上戒指,冰冷的戒身好像藤蔓缠住猎物,一经固定就好像要勒进骨­肉­,扎心的疼。
    叶晟抱着隐隐作痛的手指,等待疼痛消散。
    很快,不疼了,动动小指,戒指轻得跟不存在一样似的。
    突然,戒指变­色­了,杂乱无序的红丝从内里渲染开,好像蔓延不绝的鲜血滴入水中,越来越浓郁,不到一分钟,戒指全红了。
    而叶晟自始至终死死盯着戒指,目光几乎要穿透戒指将手指­射­出一个坑洞。
    “不可能。”
    “绝不可能。”
    白谭说过,戒指一经戴上完成契约后除非主人愿意,绝不会离体。
    而这个戒指可以察觉四周鬼的气息,在鬼靠近主人距离3米范围后会主动发动攻击,然后一秒开启屏障保护她的生命安全。
    听上去近乎完美的道具,白谭一脸淡定得扔进她的口袋希望不要这么快用上吧,毕竟是消耗品。”
    “没了的话,基本上没法再打造了。”
    听着白谭的话,叶晟心跳微微加速,有这么珍贵吗?
    现在叶晟的心跳也微微加速,她面­色­发白地小心打量着四周。
    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白谭骗她了?
    “哒。”鞋底摩擦地面发出轻响,不知何时前方不远处出现一个身影。
    通体纯黑泛出一点青的大伞被人稳稳举着,一身黑­色­长袍的高挑男­性­凭空出现。
    很荒唐,现代风的小区里突然冒出一个看不出什么年代打扮的人,而且叶晟觉得自己的小指很痛,戒指好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在战栗。
    反正绝对超过3米距离了……
    叶晟觉得自己应该立马拿出所有工具准备好迎接面前的突发情况,可是这厢防备着焦急着那男子一动不动。
    她看不到他的脸,只看出他打扮过时的有些过分了,介于民国和古时的穿衣风格,但绝不是cosplay之类的。
    是谁?
    叶晟舔舔下­唇­,恐慌,害怕,但是莫名地有一种诡异的期待感。
    难道这就是宝物傍身带来的底气吗,她甚至不合时宜地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白谭知道她因为手滑浪费掉一个束鬼珠,一番思索后给她一个3厘米长的小木盒,里面是一块特殊材质的软木,拿出来可以直接拉伸成1-10米长的细鞭子。
    “有一次我用这个把一个恶鬼打没了,或许你需要这个凶物。”
    白谭当时这么说的,现在……叶晟也的确很想试试。
    不可能每次遇到的鬼都像镜鬼都市传闻那样恐怖到变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