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冰凉滑腻的液体顺着王鹏的脸滴在他的衣服上,周小小此时像只小豹子般护在熊丽的前面。
    反应过来的王鹏恼羞成怒,他刚伸手旁边林向东就拦住了他。
    王鹏仿佛被铁钳夹住了一般,挣不开也动不得。刚要再起事后面同伴先怂了。
    “王哥,算了算了。”
    周小小就看他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好不­精­彩,最后灰溜溜地爬走之前还扫视全场给自己台阶下说什么下次一定找回来。
    朝着王鹏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回头问熊丽有没有事。
    “没事,有人帮了我…”一边说一边扭头,却怎么也找不到好心人的身影。只留下一个名字在心里,成杰。
    周小小朝她看的方向张望:“谁啊?”
    熊丽摇摇头,和她大致说了刚刚发生的事。
    叁人来到路边拦车,依旧是先送单身一人的熊丽回家。
    晚风吹皱了心湖,掌心贴着掌心。
    “现在没人了。”周小小提醒他,来时牵的手是练习的话此刻的悸动又算什么。
    心里的小舟载着她在暧昧的漩涡当中起伏,周小小在两个答案中来回摇摆,怎么也找不到平时那份不顾后果的冲动。
    “嗯。”林向东收紧掌心,似是能听见她的心声一般。
    一样的绿皮出租车一样的路线,车窗外的风景却变得暗淡。不知道是因为许多店已经过了打烊的时间,还是周小小的心思全放在了林向东和那个问题上。
    抱抱临时放去了熟悉的宠物医院,空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很奇怪,身边有林向东的话就什么也不怕了。
    回家路上的小巷,无人的房间还有必须要和陌生人社交的场合。只要有他在,只要想到他,我就会变得安心无比。
    两人一起渡过的漫长时光让本该璀璨的宝石蒙上一层灰,让任何事物都变成理所当然的存在。
    此刻宝石上的灰尘被拂去,周小小才发觉竟然不能在她的生命中找到第二个“林向东”。
    再没有人会占据她全部的童年和青春期,再没有人会让她感到如此安心,也再没有人…会让她信任到愿意一起探索另一个世界。
    牵着他的手穿过幽暗的客厅上楼,几乎是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林向东就吻上了她。缠绵、湿润又占有欲十足。
    他看得懂扬帆在门口观察他们的眼神,也察觉到了隔着那一层玻璃投来的窥探目光。无所谓,因为猎物不是一只控得住的兔子而是谁也掌控不了的周小小的心。
    林向东丢失的理智在今天得知周小小还喜欢扬帆的那一刻就回了笼。
    人生充满变数,他能做的就是把握机会,每一步都力所能及地做到最好。
    停下渴望的吻,他望进已经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问:“你期待吗?”
    周小小的­茓­已经在回忆白天被扩张的滋味,她学平时的林向东反问他:“怎么会不期待?”
    他们对视,周小小发现自己不仅看不清他的想法现在连情绪也看不太懂。
    “那你呢?”
    你是真的想和我做还是只是迁就我,完成任务而已?
    林向东用已经硬起的­性­器回答她。
    他安抚似地亲亲周小小的额头:“我去洗一下。”
    脱掉上衣以后却看见周小小站在浴室门口说:“我们一起。”
    —
    心动的声音被掩盖在水流声里,可跳动的频率还是从胸膛上肌肤相贴的地方传达给了对方。
    周小小背后的瓷砖被她的体温侵扰,从冰凉到温热。而她自己的温度也因为林向东而升高。
    他的手托起她的ρi股,让她两只腿环在他的腰上。嘴对嘴,胸贴胸,她的­茓­也对着他的­阴­茎。
    热气蒸腾,周小小迷迷糊糊地想为什么一个对视就变成这样了呢?
    感觉到她无意识地开始蹭动,甚至想把他的­龟­头吃下去。林向东把她放下来,拍拍她的ρi股。
    “套在外面,先洗一下好吗?”声音里装着满满的诱哄和温柔。
    被他蛊惑,任由他在自己身体上涂抹和他一样味道的沐浴露。
    皮肤变得滑腻,修长的手指抚过全身后回到她的小巧而敏感的胸脯,玩弄已经立起的­乳­头。
    周小小背对着林向东,双手环绕在他的脖颈,他Ъo起的­阴­茎也顶着她的腰窝。
    身高的原因,她只能最大程度的绷紧手臂,这也导致不断挺胸的姿势,不知道是想要逃脱被玩­奶­的命运还是送进他手心盼林向东揉得更狠一点。
    林向东好像玩够了,一只手向上托住她的下巴让她回头和他接吻,手臂紧压着一侧的­乳­,另一只手向下,剥开两片花瓣细细地抚摸。
    接吻和微陷进­茓­里的手指抽走了周小小最后的力气,腿脚发软,整个人靠在他的身上抱住他的手臂。
    “还没洗­干­净。”林向东像诱惑人的男妖凑在她耳边低语。
    “唔…不要…”剩下的话全被他吃进嘴里,周小小在手指灵活的动作下小Gao潮一次。
    就在她以为该结束的时候,突然一道水流打在她的­阴­蒂和整个­茓­上。
    不比手指还能清晰地感知去向,水是无序的。你不知道它下一刻是冲击­阴­蒂还是借着冲力钻进­茓­里,又或者双管齐下。
    这回Gao潮以后周小小是真没了力气,站也站不起来,任由林向东给她擦­干­。连吹头发的时候都要靠在他身上。
    电吹风的热气烘得她困倦,但噪音却打散她的困意。周小小脑子逐渐清醒,脸贴在他的胸肌上悄悄抬头。
    想起之前给他吹头发时发誓一定要让林向东“服务”她的愿望已经实现。
    感觉也和她想的一般好,修长的手指轻柔地穿过发丝,林向东的细心和不对外人展示的温柔此刻都传达给了她。
    喜欢。
    周小小偷看他的动作通过镜子暴露无遗,林向东低眸不敢再看。甜蜜的底­色­是灰­色­的痛苦,不敢再尝,怕所有的努力因为逐渐麻痹的大脑而功亏一篑。
    “吹好了,”林向东关上吹风机,揉了揉她的头发,“去床上等我。”
    怎么办?不想放手。
    周小小贪恋他的体温和气味,就算他们身上的味道已经相同。
    “我想跟你一起。”下巴抵在他的胸上,抬起头看微湿的发丝挡住他的眼睛。
    林向东眸­色­变幻,心里卷起的风暴快要带走他的理智。到底还是架不住,抬起她放在洗手台上吻了下去。
    双手垫在她的小ρi股底下,揉捏她的雪白柔软的臀­肉­。已经Ъo起的­性­器也因为高度的变化在湿润的入口处徘徊。
    就在周小小迷迷糊糊地想她的第一次不会在浴室吧,林向东出声了。
    “抱紧我。”他单手托住周小小,一只手开门。
    于是不止上面的嘴被咬住,下面的­唇­瓣也在他的­龟­头上摩擦,染湿了一片。
    二人接吻,就算周小小跌进被窝里也没有停止。
    她的手臂不自觉地绕在他的肩上以拥抱的姿态接纳他,手揉上他后脑微湿的卷毛。刺得她手心痒痒,心里也蠢蠢欲动。
    她真的要和林向东做了,期盼已久的事情将要发生。
    会痛吗?会比自­蔚­舒服吗?等等问题在她心头萦绕,还有最重要的:他真的会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