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米­色­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纵欢(现言np) > 第1章·主编江墨(微h)
门铃轻响,苏恬欢才刚洗漱完从浴室出来,赤着脚还在打着哈欠,知道来人是谁也没看猫眼,打开门就转身往厨房走去,“稿子在桌上……”
    江墨在看清女人的穿着时,腿间的­肉­­棒­就坚硬了几分,黑眸一沉大步走到她身后把她揽入怀中,“也不问问是谁就敢穿成这样出来开门?”
    她怎么就学不会警惕一些?
    苏恬欢背对着他抿了下­唇­,就是知道他要来她才这么随意的好吗?
    她粉­嫩­的­乳­尖在胸前若隐若现,半透明的纱裙裙摆极短,修长白皙的双腿尽数显露在外,虽然恬欢的个子只有155公分,可身形比例极好,长发飘飘,一双大大的杏眼也时常像是被水浸染过一般清亮。
    江墨幽深的黑眸注视着她的侧颜,在初认识她时,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软糯又有些迷糊的娇小女人,居然是爱玩乐的­肉­食主义者……
    回想到上个月遇见她和男人一道进入酒店的画面,些微难以控制的占有欲袭上心头,丢开手里的车钥匙,将她腾空抱起,在她受惊娇呼出声的同时吮住她的红­唇­,温热的舌尖就肆无忌惮地侵入她软香四溢的口中,用力地含吮,另一只手直接撩起裙摆,掌心贴在她挺翘的臀上不住地揉捏……
    “唔…”恬欢用力地推搡着他,但她本就娇弱的身形在这个一米八的男人怀里压根不够看,隔着他的衬衫,甚至都能感觉到他胸膛里在剧烈跳动的心脏。
    连夜赶稿加上熬夜她早就饿得不行了,原本还打算交稿了吃点东西去补眠的,但看这男人吻她的力道,怕是少不了一场交欢……
    “等一下啦~”
    恬欢在他下­唇­上重重地咬了一口,才让江墨把她松开,他紧盯着她泛红的小脸,揉捏着她臀­肉­的大掌早就沿着腿心滑到她的­茓­口,略带薄茧的食指深埋在她紧致湿润的小­茓­里来回抽弄,她的敏感他最清楚,指腹触及到她­茓­里的某个点时就会汁水四溢……
    “还等什么?”­茓­口都湿地不像话了,还等?
    “我要饿死了!我昨天一天没吃东西…”恬欢微嘟起红­唇­,她向来懂得利用自己这副极具欺骗­性­的皮囊,去合理­性­地获取男人们心甘情愿对她的疼宠。
    果不其然,和她清澈的双眸对视了几秒的江墨,把沾满她内­茓­水液的食指抽出,再把她小心翼翼地放下,边挽袖子边认命地走进厨房。
    恬欢掩去­唇­边的笑意,跟着他的脚步在厨房吧台上坐下,“我要吃半熟的煎蛋!”
    江墨打开冰箱,拿了两颗­鸡­蛋,又煎好吐司,倒了杯牛­奶­给她。
    恬欢坐在吧台上晃荡着两条腿,理直气壮地吃着这个出版社里出了名高冷严肃的江主编做的早餐,江墨坐在一旁,低头翻阅着画稿,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尽数洒落在男人的身上,他的眉心习惯­性­地微拢着,而他卷长浓密的睫毛也把他完美的侧颜映衬地越发俊美。
    恬欢握着刀叉的手顿了顿,把不小心被他吸引过去的眼神挪回来,落到盘子的煎蛋上,餐刀轻轻把煎蛋划开,蛋黄缓缓流出,正是她要求的半熟蛋。
    她吃东西有些慢,嘴巴小小的,嘴里塞满了煎蛋和吐司认真地咀嚼,向来不爱化妆的她皮肤白­嫩­细致,离得近了还能见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在阳光下甚至还显露出反光的­色­泽。
    江墨的右手撑着下颚,黑眸紧盯着她的小脸。
    恬欢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江墨腿间依旧鼓胀的部位,心底了然,进食的速度就越发地慢了。
    江墨一向耐心好,知道她在拖延时间也不生气,只紧盯着她红润的双­唇­,大手抬起,将她落在颊边的长发别到耳后。
    突然的温柔让恬欢不禁一愣,握着刀叉的指尖用力地攥紧,只觉得还湿润着的­茓­口似乎又沁出一抹温热的湿滑。
    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这个动作自然没有躲过江墨的视线,他黑眸愈深,俯身靠近恬欢,含住她圆润小巧的耳垂,温热的呼吸从她耳畔拂过,引起她一阵酥麻的颤栗。
    “吃饱没?”
    男人低哑的磁­性­嗓音响起,恬欢把最后一口吐司吞进腹中,把剩下的牛­奶­在口中轻转了数圈咽下,把果酱的味道冲走,她可不想一会接吻的时候让他吃到一股草莓果酱的味道……
    江墨早已等得­肉­­棒­都胀痛了,耐着心思等她吃饱,在她放下杯子的一瞬间,不由分说地将她打横抱起,熟门熟路地走到她的卧室,将她放到床上。
    他的手艺很好,时不时被他这么投喂让恬欢对食物的味道都挑剔了几分,躺在床上她也不在意睡裙上掀把她湿润的小­茓­都袒露出来,微眯双眸轻拍着有些鼓鼓的肚子,看着江墨跪在她床上脱衣服的模样。
    正好吃得太饱了点,就当运动了。
    不满他慢吞吞的速度,恬欢抬起右腿,小巧的脚丫子就踩在他的胸膛上,脚拇指软­嫩­,在他的­乳­头上轻碾,“主编老师~快点嘛~”
    她柔声娇媚的语气,让江墨的黑眸瞬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还没毕业,戴着眼镜长发及腰,齐刘海把她的实际年龄衬托地更小,就穿着一身蓝白­色­的裙子,怯生生地站在他办公桌前等待着他对她画稿的答复。
    “主编老师,您、您觉得怎么样……?”
    那会的她也不过19岁,初出茅庐画风稚­嫩­,虽不缺乏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可画功实属不足,但破天荒的,看着她镜片后清澈生怯的双眸,他签下了她的作品。
    即便后来因为杂志Сhā画质量降低的事领了罚,但江墨从未后悔过……
    飞快地褪去剩下的布料,江墨握住她的脚踝挂到肩上,俯身就吮住她早已湿地一塌糊涂的花­茓­,舌尖从略微凸起的花蒂上碾过,再刺入她湿漉漉的­茓­里吮吸着她香甜的汁水。
    恬欢大张着双腿,任由江墨在她腿心舔吮,小手紧揪着他浓密乌黑的头发,把他早起出门时扎在脑后的小揪揪扯乱。
    “嗯啊……”花­唇­被江墨来回地舔吮不止,尖锐的刺激急速侵袭着她的心脏,白­嫩­的脚趾也都蜷缩在一起,在床单上磨蹭着。
    “江墨……”她含糊又无助地唤着他,小手无意识地隔着睡裙罩在她小巧的­乳­­肉­上揉捏。
    江墨吮了好一会,直到听见她呻吟的声音都弱了几分,才直起身,只见他淡红的薄­唇­上都沾着水亮的湿滑,摆明是从她花­茓­深处沁出的水液都蹭到他­唇­上了,他看着恬欢的媚态,握着粗长硬挺的­肉­­棒­用力地撸动了几下,顾不得再做前戏,反正就恬欢这敏感多汁的身子,再慢点就怕她也耐不住了。
    这不,都已经自己捏着­乳­尖玩了……
    握着­肉­­棒­抬高她的一条腿,硕大的­龟­头就顶开被他舔吮地湿润无比的花­唇­,一个挺腰,没有半点怜惜,就整根­肉­­棒­Сhā到底。
    “噗嗤”一声,细­嫩­的花­唇­被撑得极开,汁水满溢,把他腿间乌黑的毛发也打湿了。
    “啊!疼~”这话倒不假,为了赶稿恬欢已经宅在家一周了,素了一周除了前晚实在忍不住在浴室冲澡时拿跳蛋玩了一下,刺激花蒂Gao潮之后,她就没吃过­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