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苏若和相亲认识的暧昧对象林奢带着朋友们组了个旅游局。
    一行近十人第一次体验海南岛热闹的夜生活,不知疲惫地一路吃吃喝喝,从晚八点嗨到了凌晨两点多,还想转场去下一家酒吧。
    平时习惯十点睡的苏若在一整天的舟车劳顿后已经熬不住,就说先回酒店。
    林奢说要送她,但苏若看出林奢还想玩便婉拒了。
    “酒店不远,旅游区路上灯火通明,我可以自己回去。”
    林奢还在犹豫:“可你喝酒了。”
    苏若摆摆手说没事,转身就走了。
    林奢看了一眼苏若离开的背影后就重新回到狂欢大队。
    苏若只是喝酒不上脸而已,混着喝了那么多,意识其实早已不大清醒。
    具体表现是苏若回酒店的一路上近乎执拗地走着直线,连拐弯也一定要90度直角。
    在最后一次直角拐弯进酒店大堂时,晕乎乎的苏若撞到进了一个结实宽厚的胸膛。
    这一下来得太突然,苏若踉跄着就要摔倒,被撞的人立马抱住她。
    苏若被摁在对方怀里,闻到了清新雨后青草的味道。
    她愣愣地抬头,撞上霄酒一双清澈单纯的桃花眼。
    苏若心里感叹:现在的小孩,长得真好。
    霄酒与苏若那双湿漉迷蒙的眼睛对上,心跳莫名加速,糯糯地喊了句“老婆”。
    意识不清的苏若疑惑看向他:“嗯?”
    霄酒还想说什么,突然有呼喊声从电梯那边传来,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酒店经理朝着霄酒一路小跑过来:“小少爷!小少爷!您堂哥叫我带您过去。”
    苏若在霄酒注意力分散的间隙从对方怀里爬出来,自个走了。
    霄酒想追上,却被酒店经理拉着往另一边去。
    看着苏若消失在电梯口,霄酒又生气又郁闷。
    酒店经理把霄酒带到后院贵宾区的包厢。
    霄酒进了包厢就一ρi股坐在人堆对面,把大大的不高兴叁字表现在脸上。
    霄酒的堂哥霄云跟朋友们开着震耳欲聋的舞曲,抱着女孩们正闹着,转身就看到霄酒被欠了几个亿的样。
    他笑着打趣道:“起床气那么大。”
    旁边的损友柳硫边把手伸进窝在自己怀里女孩的衣服里捏胸,边附和着开玩笑:“一看就是欲求不满!”
    周围的人听罢一片哄笑。
    霄酒双手抱胸,鼓着腮帮子转了个身,侧对着霄云和他的损友们生闷气。
    霄云见霄酒那样也不管,由着他生气,自己则继续跟人喝酒。
    旁边的柳硫已经把怀里的女孩摁在了沙发上,伸手就要脱女孩的衣服。
    女孩脸上泛着不正常的潮红任由他动作。
    霄云见状一巴掌拍在柳硫的后脑勺上,柳硫立马回头瞪了霄云一眼。
    霄云指着霄酒,说道:“有小孩在呢!到里边去!”
    柳硫扁扁嘴,不满道:“他不是满18了吗?!
    虽说出事故失忆了,现在脑子跟六岁的时候差不了多少,但他的身体过了今晚就十九了!
    老子在十九岁什么花样都玩过了,还小孩!
    就算医生说有机会能好,可这都过去叁、四年了,不能总这么­干­等着,让他一直这样下去吧!万一……”
    霄云听到这飞了个眼刀过去,警告柳硫不要说不吉利的话。
    柳硫立刻噤声了。
    此时柳硫身下的女孩见对方没了动作,起身凑过去和他亲嘴。
    柳硫正说着话呢,突然被堵了嘴,烦躁地一把把人推开。
    “滚开!没见爷们在説话啊?!”
    女孩被推得倒回沙发上弹了两下,被紧身衣服裹着的胸前两大坨­肉­也跟着颤动。
    就算隔着衣服,也把柳硫给看硬了。
    身下的女孩蹭着柳硫的下身难耐地扭动。
    柳硫边捏着女孩的胸,边继续跟霄云说话。
    “你给那小子开个荤吧,找个熟练的给伺候好。成了男人,就没那么多小孩脾气了。”
    柳硫说完就抱起身下的女孩火急火燎地进里间去了。
    霄云看着对面长得牛高马大却像个小孩一样生闷气的堂弟若有所思。
    随后他撞了一下旁边的人:“助兴的药呢
    霄酒喝了霄云递过来的一杯饮料后就浑身不自在,体内的火撩得他难受。
    霄云安排好回来,看到霄酒不正常的举动就知道药效起作用了,让准备回房的一个朋友顺便把霄酒带走。
    霄酒被拉扯着到了房门前。
    酒醉的朋友帮忙刷卡开了门,让霄酒自个进去等着,就转身走了。
    霄酒没进房间,愣愣地盯着在花园里迷糊乱转的苏若。
    确定没看错人后他便毫不犹豫地跑了过去把人抱住。
    苏若还在迷茫中又被抱起,双脚离地被带走了。
    霄酒半推半抱着苏若进了房间后,苏若还顺手把门带上了,说这样子安全。
    被霄云叫来的女人看到这一幕,牵强地扯了扯嘴角。
    “怪不得守在门口保镖说已经进来了一个,还要给云哥打电话确定了才让我进,原来是3P啊!不是说纯情小处男吗?第一次就玩得这么浪,还说什么都不懂,让我伺候着点。”
    正巧柳硫这时候回房,看见站在霄酒房门前的女人便叫住了她。
    刚才还在柳硫身下的女孩被做晕过去后,柳硫嫌麻烦没带回来,就被留在了包厢里间。
    现在柳硫又有点想要了,正想着让人再找一个,就看到眼前酥胸半露,身材火辣的女人。
    他朝女人痞气地笑了笑:“没见过你啊,这个院被包场了的,你怎么进得来?”
    女人:“云哥让我来的。”
    柳硫:“霄云?”
    女人:“嗯。”
    柳硫:“他还在包厢那被灌着酒呢,一时半会回不来,你来我这。”
    女人惊疑:“啊?可……”
    没等她说完话,柳硫就直接上手把女人往自己房间扯。
    女人看柳硫的穿着,知道对方也是个她得罪不起的,半推半就地就被带进房间里去了
    霄酒房间里
    霄酒抱着苏若跌倒在酒店的大床上,苏若被这天旋地转的动作弄得更晕乎了。
    霄酒压在苏若身上紧紧地抱着,隔着衣服凭本能用硬挺的下身去蹭苏若,嘴里还不停地喊着老婆。
    苏若被霄酒抱得太紧有些喘不过气,不舒服地发出“嗯嗯”的闷哼声。
    听到身下人娇弱的声音,霄酒的下­体­更胀了。
    裤子和­内­裤勒得霄酒不舒服,他起身半跪在苏若身上,开始脱裤子。
    苏若被放开后大口地喘气,也开始脱自己的内衣,嘴里还喃喃。
    “这玩意儿太紧了,就不该存在文胸这种让人喘不过气的东西……”
    看到身下的人扯出内衣,还解了她自己牛仔裤的纽扣,霄酒浑身更热了。
    于是他­干­脆把自己的衣服全脱,又重新趴回苏若身上蹭。
    突然酒店房间的投屏自动打开,是霄云给调了定时,里面正播着岛国动作片。
    霄云为了让自家堂弟的第一次可以尽兴,可以说安排得非常细致周到了。
    房间窗门紧闭,达到很好的隔音效果。
    安静的环境使得片子里女主“嗯嗯啊啊”的娇喘和男主­骚­话喘息的声音像被放大了几倍。
    霄酒和苏若都被这声音吸引视线。
    霄酒看得一愣一愣的。
    苏若在醉醺醺的状态下还点评了几句。
    “我只看过动画片的,没看过真人。听说真人的男主都很丑。你看,咦——是真的丑!真是委屈女主了。”
    她说完还转头看向霄酒,想要得到认同似的问道:“是不是?”
    霄酒听到苏若说话的声音,眼睛从屏幕上移开,低头看向身下人。
    苏若眼神迷离地看着霄酒。
    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方给压得喘不上气的原因,她脸颊有些红,嘴微张着轻轻呼吸。
    看到这样香艳的画面,霄酒头脑发热,学着片子里的男主,紧张地伸出一点点舌头颤抖着靠近苏若的­唇­。
    两­唇­相贴,霄酒开始还能一下一下地轻轻舔弄对方的­唇­面,不一会便控制不住地进入到苏若的嘴里横冲直撞。
    因为接吻带来的愉悦和酥麻感,霄酒的下身越来越胀。
    苏若被他一番动作搞得呼吸困难,抗拒地推着对方的胸膛。
    霄酒顺势微微退开些,开始急躁地撕扯苏若的衣服。
    听到呲啦一声,苏若低头看向那被撕裂的上衣。
    她委屈巴巴地喃喃:“我为了旅游专门买的新衣服哇……”
    霄酒密密地亲着苏若的脸,温柔地安慰:“老婆不哭,老婆不哭……”
    嘴上温柔,手上却依然粗暴地脱着苏若下半身的衣物。
    霄酒的­唇­一路向下,流连到苏若的胸前停住,张嘴含住了胸前的一点,学着片子里男人的动作,拉扯舔弄。
    苏若难耐地挺胸,这样的反应让苏若把她大半个­乳­房都压进了霄酒的嘴里。
    霄酒红着脸继续卖力地动作。
    苏若的手在霄酒身上摸来摸去。
    一只手摩挲着霄酒宽厚的背,从肩胛骨往下到腰眼,还在结实挺翘的ρi股上捏了两把。
    另一只手从胸肌一路摸到腹肌,在对方的硬挺那摩挲了两下,又往上来回地摸。
    霄酒被苏若的动作弄得全身过电一般阵阵酥麻,偶尔刺激过头了,身体还会条件反­射­地颤一下。
    霄酒受不了了,学着片子里的动作,抬起苏若的一条腿折起来。
    这样的姿势让苏若的小妹妹向上,霄酒能清晰地看见那里在微微地颤动着。
    他扶着一跳一跳的大家伙就往苏若的腿心里Сhā。
    可惜霄酒没有经验找不到位置,下身又胀痛得厉害,急得汗都下来了。
    他­干­脆趴在苏若的密地前,仔细观察起来。
    霄酒看看片子里的,又看看眼前苏若的。
    他伸出手轻轻摸了一把­嫩­­肉­,手指在不同的地方轻轻戳几下。
    霄酒的动作激得苏若抓紧身下的被褥,夹紧了双腿,也就正好夹住了对方的头。
    霄酒动了两下出不来,便顺势伸出舌头给苏若舔。
    他伸出舌头一下下地顶弄,还无师自通地偶尔吸两口。
    苏若的小妹妹也一跳一跳地给予回应。
    对方的一番动作惹得苏若发出压抑的呜呜声,身下的水喷了霄酒一脸。
    被舔得浑身发软,苏若慢慢便无力地松开了双腿。
    得到解放的霄酒起身拿起被子擦了一把脸,扶着硬到快要爆炸的大家伙往苏若的密地捅去。
    前戏做得很足,Сhā入时苏若也并没有很难受。
    但毕竟是第一次,她还是感受到了下身撕裂般的疼痛,这让苏若稍微清醒了些。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声属于男­性­低沉的喟叹,苏若迷茫地看着天花板。
    突然一个背光的黑影罩上来吻住了她,紧接着就是狂风骤雨般乱撞。
    苏若还没来得及恢复的清醒被这毫无章法的横冲直撞给彻底弄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