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徽京市,第一中学,高一一班教室。
    周五,下午五点半,还有十分钟就是放学时间。然而教室里完全没有人撩闲话,只听得见笔尖在纸面上刮蹭的沙沙声以及空调吹出冷气的声音。
    作为徽京市乃至全国最好的高中之一,第一中学的校风就是卷生卷死。
    明明是老牌名校,但是作风却一点都不优雅,和另外几所同样富有底蕴的高中比起来,第一中学完全不讲究做派需要如何优雅,也不在乎手段需要如何磊落。
    即便是高一也需要每周五进行周测,以此来掌握每一位学生的成绩波动。
    教室里几乎所有人都在奋笔疾书,绞尽脑汁地把能想到的答案写上答题卷,连叹息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
    第一中学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一流的做题家——否则绝对无法通过中考考上这所学校。
    而这种学校里的老师更是一流的出题家,哪怕是一次周测试卷,出题老师也是­精­心打磨试卷,发狠劲折磨每一位学生,绝不拿一些现成的套路化的普通题目糊弄。
    周五,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是解脱的前调,而对于许多刚升上高中的一中学生而言,这一天属于每周例行的受苦日。
    顾蓝田目光呆滞地坐在最后一排,她已经在这场受苦中停下笔了。
    然而并不是她秒杀了试题,提前结束这场战斗,与此相反,她跟个逃兵似的甩开了武器。
    黑­色­中­性­笔被甩出,骨碌碌滚到两张桌子的接缝处凹陷里,惯­性­让它撞在另一张桌子的边缘上,原本就不太支楞的骨架更是在磕碰之下又抖落了些塑料屑出来,笔尖随着笔杆的转动正好给那张桌子画上一条并不圆润的扭曲弧线。
    “啧……靠。”顾蓝田情绪瞬间跌落谷底,她十分心痛,赶紧伸手把笔给捞回来。
    这是她唯一的笔,跟了她也快叁年了吧,简直可以算是她某种意义上的姐妹。
    那时候她刚上初中,语文老师不许她继续用铅笔写作业,说是要用钢笔或者中­性­笔,这样能够锻炼她们下笔无悔的意识,也能少用涂改液,养成良好的行卷习惯去面对叁年后的中考。
    对于老师的好意,顾蓝田当场就心领了,然后她向老师解释自己打小就下笔不悔的,绝对不会涂改作业上任何一个字。
    毕竟,她根本没有一块成形状的橡皮擦,而且那些被她捡来的只剩下短短一截的铅笔头也都是不可再生资源,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捡着新的,都是省着在用。
    天不知道她有多穷,可她自己再清楚不过。
    一个初一的孩子言辞凿凿地说自己打小就下笔无悔,根本是倔强又有点可怜的掩饰,老师完全不相信顾蓝田的说辞。
    她猜出顾蓝田是不好意思跟家人要钱买笔,然后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一只最普通款式的黑­色­中­性­笔递到顾蓝田面前。
    “嗯……老师很欣赏蓝田同学这种下笔无悔的好习惯,这支笔就当作你的奖励吧。”
    她从顾蓝田的衣着就能看出这个孩子的家境应该不太好,而且记忆中开学那天与顾蓝田一起来学校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听人说话都比较费劲了。
    一切入学事务,其实都是顾蓝田这个小姑娘自己摸索着­操­办的,她站在­奶­­奶­身前,反手牵着­奶­­奶­,一手填着登记表一边接­奶­­奶­的话茬,两个人脸上都满是笑容,一如顾蓝田接下那只笔时所绽放的笑容。
    “顾蓝田同学不但聪明,而且特别勤奋。”
    “顾蓝田同学依靠自己的不懈努力取得了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
    “蓝田,徽京市的第一中学邀请你去参加它们的特别选拔训练营!”
    “顾蓝田同学,恭喜你通过第一中学特别选拔训练营。如果你选择到我校就读高中,我校将为你免去叁年学费,同时分阶段为你提供总额为20w的奖学金,具体支付方案如下
    “救命。”顾蓝田泄气地趴在桌上轻声呢喃抱怨,她真的完全写不下这些题目。
    可是,她并不是不会做啊!
    这些题明明对她来说都很简单!
    她像一个持续失焦的镜头,完全无法聚焦在这些试题上。看上去她是死死盯着周测试卷,眼神恨不得把卷子吃下去,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铺满整张试卷的符号与文字,竟然没有一个能进入她的脑子里我完蛋了吗?完蛋了吧。
    顾蓝田在绝望中长叹了一口气,各种想法瞬间充斥她的大脑。
    她独自来到徽京市上学,房租和日常生活都得靠学校的奖学金来支付,但是第一中学的奖学金是“奖”学的。
    在她和第一中学签署的文件上,明确写着需要她每次考试成绩都保持在全校前十的水平,包括周测成绩。
    如果她的成绩达到要求,那么学校每一周将给她的银行卡打1000元。然而只要有一次考试没有达到最低要求,当周奖学金即取消,累计叁次成绩未达到最低要求,第一中学可直接解除合同,并且追回已支付给顾蓝田的奖学金额。
    总之,第一中学给出的合同将残酷一览无遗地表现,对于签署合同的贫寒学生而言,这份合同既是靠学习能力挣钱并且就读名校的通天梯,但也可能是拼尽全力也最终摔个粉身碎骨的悬崖顾同学,你要看清楚上边的所有条款,如果进入学校就读以后,学习太吃力的话,曾经支付给你的所有费用都需要你全额返还。”
    那一年负责桐湖镇生源的老师将合同递给穿着一身洗的发白衣服的顾蓝田时,忍不住开口劝她。
    桐湖镇是个称不上繁华的环徽京小城,教育水平也着实一般,不是每年都能有学生通过第一中学的训练营。
    能够通过训练营的学生基本都不会放弃去第一中学读书,然而那里是徽京市最优秀学生的聚集地,强者如林的地方,总会有人感觉到掉队与吃力。
    历来签署了合同的学生在就读第一中学后都会有不同程度的难以适应环境的问题,履约到最后与中途毁约退出的学生差不多五五开。
    这不是一个幸运的比例。
    但凡蓝田看上去能是小康家庭,那位老师可能都不会委婉劝退,可是顾蓝田一身真是­肉­眼可见的还挣扎在温饱线上,没有一丝后路和缓冲的学生往往都会承担更大的心理压力。
    就怕她……扛不住,节节败退却又无路可走。
    选择保守一些的方案,继续在桐湖镇上高中,未必就不能行稳致远。
    “老师,他们都说第一中学是最好的学校,我想去。”
    “我签完了。”
    趴着桌上的顾蓝田恹恹望向门口,教室后门虚掩着,缝隙中照进来的一束细细日光昏黄,衬得她不久前的回忆异常陈旧。
    “砰!”
    声响乍起,昏黄光晕陡然炸开,顾蓝田下意识紧急闭眼。
    一股汗味忽然蹿进她的鼻腔,同时袭来的还有明显的破风感,一件衣服被­精­准扔到桌上,布料湿湿软软地轻抵着顾蓝田的鼻尖。
    顾蓝田被这种比微风重一点的力道吹得忍不住狠狠皱了下鼻子,却更深深嗅到衣服上属于男孩的味道。
    步履声、旋开金属盖子的声音,随后是咕咚咕咚地喝水声。
    在第一中学里这么畅快淋漓,旁若无人。
    除了她那同桌陆肖肖还能有谁?
    陆肖肖仰头喝了大半瓶水才缓解了激烈训练后的­干­渴,他旋好盖子随手将瓶子放在桌上,接着看向了顾蓝田。
    顾蓝田早就睁眼起身,双肘自然搭在自己桌上,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纵然身旁十六岁的男孩挺着胸膛不住地粗喘,她也懒得给一个眼神。
    陆肖肖站在自己的座椅侧面,离顾蓝田的距离不足一米,他身形高大,腿长肩宽,把带点暖意的昏黄日光全都挡在自己背后。
    从陆肖肖的角度看过去,顾蓝田那张平坦净白的脸在背光的情况下盖上­阴­影,线条流畅的下颌连骨带­肉­显出一种圆中带尖的柔润,她盯着试卷的眼神虔诚严肃,然而嘴角天然带点上扬的笑意——总让陆肖肖怎么看觉得怎么讨厌。
    似笑非笑,­阴­阳怪气。
    难道以为他是瞎的吗,他在门口时就看见顾蓝田趴在桌上玩,还不是看他进教室了才开始假装学习的。
    陆肖肖冷哼一声,踢开挡在自己身前的座椅,长腿往前一跨只一步就抵到顾蓝田的椅背,他的大腿离顾蓝田的肩膀只差毫厘,但凡顾蓝田颤抖一下,她的肩膀都能贴到陆肖肖大腿。
    “顾蓝田,少在我跟前装模作样,这周末的作业给我写完了没?”陆肖肖俯下身体,一手撑在顾蓝田椅背上,另一只手则拍上顾蓝田的课桌,食指敲打着桌面,没有什么节奏,抖落的几滴水珠溅在卷面上浸出几个深­色­的圆点。
    陆肖肖答应他妈,上了高中后学习与冰球训练也要兼顾,作业与周测都要认真对待。他的认真对待就是让顾蓝田替自己完成每周末的作业,周五的测试他也会有所选择地抄顾蓝田的试卷。
    开学已经叁周了,因为有顾蓝田,陆肖肖在课业方面什么麻烦都没有。虽然讨厌顾蓝田,可是这家伙作为代写作业工具人来说,是真的没得挑,速度极快正确率极高。
    这周他也打算故技重施,让顾蓝田周五就把周末作业全部替他写完,这样他周末就可以尽量多进行冰球训练。
    顾蓝田双手正以微妙的角度遮掩着自己空白一片的试卷,心里暗道好笑,她连自己火烧眉毛的周测试卷都没写,何况陆肖肖周末的家庭作业,反正是一个字没有动,也动不了。
    “时间到,收卷了。”  他们班是提前五分钟收卷的,为了防止打铃以后大家急于回家乱成一片不利于收卷子。
    还没打铃,教室里就响起一声清冷的少年声音,紧接着就是起身的声音,以及满教室的哀嚎声。
    顾蓝田手指捏紧,她其实已经刻意让自己不要去看那个方向了,却还是在那声通知收卷的声音响起时抬眼往左斜上方看去。
    瘦高的少年从靠窗的座位站起身,已经挨个收起试卷,他专注在自己手头上的事情,对周围的目光毫不在意。
    “啧……”陆肖肖下意识顺着顾蓝田的眼神看过去,想起他自己的周测卷还­干­­干­净净躺在桌上,不耐烦道,“凌止都在收卷子了,作业待会儿再说,你先把你的卷子给我看一下。”
    陆肖肖说完看顾蓝田还是没有反应,简直要怀疑她右耳出了毛病,听不见他说话。他再往下俯身,凑到顾蓝田耳边,刚吸完气正要说话,顾蓝田忽然扭头,陆肖肖躲闪不及,只觉得­唇­上轻轻擦过什么。
    ?什么东西陆肖肖沉默,他希望只是风吹过了而已。
    可是顾蓝田明显也和他有相同的感觉,与陆肖肖选择沉默相比,顾蓝田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
    有水珠唉,但是她起码有两节课没有喝水了。
    “我们……教室有点漏水?”顾蓝田支支吾吾开口。
    在下他高大身躯笼罩下,顾蓝田微微仰起头和陆肖肖眼神交流,她浅褐­色­的瞳孔像半发酵的青茶茶汤,盈盈一汪荡漾在同­色­系的落日光辉下。
    即便陆肖肖已经压低身体尽量靠近平视顾蓝田了,从斜一点的角度看过来,都会觉得陆肖肖整个环抱住了顾蓝田。
    空调吹来的冷气把顾蓝田的长发吹得左右摆荡,茶褐­色­的发丝有几缕被吹到课桌上,一碰到陆肖肖的手背,就被手背上残留的水珠沾湿。
    陆肖肖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个被蜘蛛缠上的小蚜虫,全身上下都和邪恶的顾蓝田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恶狠狠瞪起那双训练后微微泛粉­色­的桃花长眼,打算说点什么狠话。
    然而陆肖肖刚吞咽了下口水,脸颊就被顾蓝田一手掐住。
    少女的手指刚触碰上脸颊上带着凉意,但是很快就被陆肖肖飞速变得绯红的脸颊染烫。
    “唔!?”
    陆肖肖震惊得把狭长的眼睛瞪圆,立刻抬手想要把顾蓝田不老实的手打开。
    然而顾蓝田又没有什么好心思,她抓起自己的周测试卷揉成一团,快速把这团试卷塞进陆肖肖嘴里,甚至还把食指钻进去将纸团推到更里边。
    自打凌止已经开始挨个收卷子,她就意识到留给她解决这张周测试卷的时间不足一分钟。
    绝对不能让学校把这次成绩记录上去,她这白卷可不止是进不了年级前十的问题,可能一次就足够让她被解除合同了。
    反正陆肖肖从开学第一天起就因为那个被弄坏了的护身符跟她很不对付,关系已经很差,再差一点也无所谓,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顾蓝田­干­完这件事,诚心诚意地嘴角上翘,饱满的­唇­珠如夏末残荷叶上摇晃的露珠。
    果然,她很快就听到来自陆肖肖震怒的斥骂。
    “顾蓝田,你敢?”
    等的就是这个。
    顾蓝田发狠似的一把拍桌而起,颇为费劲地昂头与陆肖肖对视,她的声音不大,但足够让噤声看戏的同学们都听见。
    “陆肖肖,我是绝对不会把卷子给你抄袭的。”顾蓝田说着,向上伸手摊开掌心,手指尖抵到了陆肖肖的下巴。
    “把我的卷子还给我。”
    顾蓝田比任何人都能清晰看见陆肖肖漂亮桃花眼里旺盛燃烧的怒火,都拱火到这种程度了,她觉得自己心里锁住的恶意也在翻涌。
    陆肖肖和凌止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什么东西都乱吃——”
    “啊!”顾蓝田话音未落便痛呼出声。
    陆肖肖这个疯子竟然狠狠咬上她的食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