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岁的时候,Delilah便被父母送到欧洲读书。她原本是极不情愿的,不只是因为这是她自打出生起第一次离开父母身边,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她是个极度惧怕孤独、惧怕陌生环境的人。
    要知道的是,去其他国家读书,在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她这十几年来维持着的所有社交关系都被一下子抹去了。但这对于Del来说,尚且还算不上是多么恐怖。真正恐怖的是随之而来的事情——这意味着她需要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重新开始她的生活。
    不过幸运的是,Delilah到欧洲之后的生活还算顺利。她母亲的亲姐姐,Jennifer阿姨早前就和丈夫一起移民到了这里,并且生了一儿一女,他们都和Del差不多大。所以她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寄居阿姨家,阿姨一家人都对她很亲切,家里一直以来的氛围也非常温馨;成功入学后,Delilah也很自然地交上了几个好朋友。起初,她还以为这里的人都会因为她是个外国人而敬而远之。但实际情况却远比她想的好的多,大家平时都很愿意和她交流,也非常愿意帮助她h的异国留学生活虽然美好,但是也很平静。也不是说她不喜欢平静,但谁愿意每天都过着重复的平静生活呢?
    这样波澜不惊的日子,终于在Del17岁的那年戛然而止——那一年,她认识了一个同样来自美国的留学生。
    对方有着一头柔顺的金发,一双如海般湛蓝的眼睛下总堆积的深深的黑眼圈,看起来就像是个…长期饱受着睡眠障碍摧残着的重度患者。
    他寡言少语,来去如风,让人看不透;但又长相俊美,穿着讲究,打眼一看就出身不凡。
    是的,大部分的青春期少女都会对这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神秘感的男孩动心,这无可厚非。
    更何况,仅仅凭着他的这张脸,就足以让他很轻松地成为那种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每次出现,身边都至少要围绕着四五个女孩子的那种。
    但出人意料的是,开学一年以来,他始终是个独行侠,甚至连一个称得上要好的朋友都没有然而女孩们还是暗恋着他,并且都想方设法地接近着他,可当她们与他靠近到一定距离,近到足够体会到他愤世嫉俗的乖张­性­格时,就都会不约而同地临阵脱逃。
    可Delilah仍然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他,即使她已经领教了他独特的个­性­。
    而巧合的是,他也一直在关注着她。
    总之这是一个关于双向暗恋的俗套故事。
    紧接着两个人便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他们一起读书、一起看电影、一起旅行。他们甚至可以做到整天黏在一起也不相看两厌——这是现如今多少人做不到的事情。
    高中毕业后,他带着她一起回到了美国。
    他说他家里出事情了。
    直到他们回到纽约,Delilah才知道这“事情”原来指的是他的父亲过世了。
    他父亲叫NormanOsborn,没错,就是那个创立了Oscorp的大企业家他的父亲将这间市值两千亿美元的公司留给了他,留给了只有十九岁的那几天Harry很伤心,很沉闷。他们已经住在一起,但Delilah却不知道该如何劝他。因为她很清楚,他对他父亲的感情实在太过复杂。
    这天他的心情似乎缓和了一些,他说最近和一个多年前的老友久别重逢——那个人叫PeterParker,是他的小学同学,从前和他关系密切。不过Peter身世可怜,是个孤儿,身边只有一个叫May的婶婶还兴致勃勃地给她看了Peter的相片,栗棕­色­头发,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英俊程度根本不输为了让他脸上那久违的笑容维持地更久一些,她准备亲自下厨给他做一顿晚餐。
    在公司忙碌了一天,晚上五点他到家。彼时Del正在忙着倒红酒,听到开门声后,回头对刚进门的男友眨了眨眼看着面前一桌子丰盛的晚餐和系着围裙的女孩,边脱外套边向她走过去,最后一把将她搂在怀里。
    “辛苦了,Del。”
    顺手拿起她身后桌上的高脚杯,仰起头一饮而尽。
    紧接着就是一个充斥着红酒味道的吻。
    于是,她辛辛苦苦忙碌了大半天准备的一桌子美食就这样被冷落了。
    他们纠缠着彼此走到卧室,Harry迫不及待地将她压在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深吻之余,Delilah的手不自觉地勾上他的脖子,却摸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她睁开眼,看见他的脖颈处竟不知何时已结了一大块痂。随即一怔,抽离开他的吻。
    “你怎么了,Harry?”
    “什么?怎么了?”
    他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ji情中,尚有些迷离,片刻才反应过来,而后下意识地用手捂住结痂处:“对不起,我…我得出去一下。”
    几分钟过去了,Harry还没有回来,房间外也没有传来他的一点声音。Del有些担心,便起身去找他正背对着她,站在客厅的落地窗边俯瞰纽约城的夜景。
    还未等她开口,他便率先打破了沉寂——
    “你说到底有没有平行宇宙的存在h渐渐向他走近,却完全没有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你说什么,Harry?”
    “如果真的像电影里那样,存在所谓的平行宇宙。那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另一个平行宇宙的我会是什么样子。至少…我是说,至少另一个我应该不会像我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这么狼狈的吧。”他仍背对着她,嗓音沙哑。
    “你究竟怎么了ah走上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他,“告诉我,好吗?我真的很担心你。”
    是的,Harry现在很奇怪——他的­性­格不是这样的,他以前从来不会对她说诸如此类云里雾里的话。
    “对不起…对不起  ,我快死了,Del。”
    “你在说什么?”
    “是真的转过身,苍白的一张脸面对着她,“你知道吗,我刚才…如果我们继续的话,大概率我根本没办法再像我们以前那样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从不会骗自己,她知道h抚上他的脸,无法抑制地开始鼻酸:“别再开玩笑了,Harry,求求你。”
    “我的身体完了,这是Osborn家的诅咒,我会和我父亲一样的,”Harry的眼圈很红,话至此处,泪水已无法抑制地从淡蓝­色­的双眸中涌出来,“可是我不想离开这个世界。我舍不得这里,舍不得你,我想留下来。”
    “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器官还是组织?或者血液?告诉我,Harry。我发誓,我会用尽一切把你留在我身边的h幼稚地把头埋在他的胸口,用尽全身气力紧紧抱住他,以期将爱人“留在身边”。
    “不,我不会让你为我冒险的,绝对不会,我不会让你参与这件事情!”Harry的语气却倏忽间严肃起来,顿了顿继续说,“我似乎…已经找到一条路,不过需要等几天
    电视上正在播报电光人越狱的新闻,主持人呼吁在警方将其抓捕回相关机构之前,纽约市民最好尽量避免外出。
    然而天­色­渐暗,Harry却还没有回来。
    电光人原是Oscorp的员工,成为如今这副怪物模样也都是拜Oscorp所赐。他一定恨极了h猜他八成会朝着那里去。
    她很担心Harry,给他打了很多通电话,可他全都没有接听。男友这种一反常态的失联,让她更加忐忑不安,于是打算直接去Oscorp大厦找他。
    更可怕的是,就在Delilah刚刚穿好衣服,准备出门前往公司的时候,家里却忽然停电了。
    她望向窗外,果然再没有一盏明灯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便拿起手机飞奔出门,预备拦辆出租车直奔大厦。
    “我要救Harry,他不能有事!Harry…你到底在哪…你不能有事!”
    她在心里反复默念着
    可是她的记忆似乎就截止在这里h感到头痛欲裂,嘴巴更是­干­到根本张不开。她试图动动身体,却一下子失去了重力,就像是从很高的悬崖边失足坠落。她奋力地想要抓住些什么,然而终究徒劳……
    她骤然惊醒,坐起身来,嘴里还喊着Harry的名字。
    然而未及她反应过来,整个上半身就已然被人一把揽入怀中安抚。她无力地趴在对方的肩头上,用­干­痛的喉咙勉强发出颤抖的声音:
    “是…是Harry吗?”
    “是我,Del,”男人用手轻轻抚上她的后颈,嘴里不停地安慰,“没事了,现在没事了h勉强地睁大眼睛环视四周,发现这里根本不是她和Harry的家。
    “咳咳,这是哪儿,Harry?”
    对方柔声回答:“是我家,Del。你伤的很严重,我把你带回来了。”
    等等,这个声音,不是她迅速脱离开男人的怀抱,想看看他的。
    他有着一头深棕­色­的、微微卷翘的头发,深邃的琥珀­色­眼眸,此刻正不明就里地盯着她——果然,他不是他是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陌生人。
    “怎么了,Del?”
    他又向她靠近过来,似乎想再次抱住她。Delilah猛地向后躲去,后背一下子重重地撞在床头上,撕心裂肺的痛让她几乎忍不住不叫出声来。
    陌生男人于是又想伸出触碰她,她却一边用手胡乱地朝他拍打着,一边朝他尖叫:“离我远点,别碰我!我不认识你,你是谁?别碰我!”
    对方显然一怔,随后便局促地向后挪了挪身子,自觉与她拉开些距离你可能…需要休息h看着他的眼睛,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字一顿地问道:“你是谁?我在哪?”
    他的眼眶红了。
    “我是你的未婚夫,Del,我是HarryOsborn。”
    很明显地,他在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你在说什么?你怎么可能是Harry?”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淌下来,她不顾沙哑的嗓音大声恳求对方,“求求你,别开玩笑了,好吗?让我去找他,现在容不得耽搁了!”
    男人的嘴­唇­颤抖着,沉默了片刻淡淡回应:“我想你可能是伤到了大脑,Del,你大概需要好好恢复一阵子h下意识地去摸额头,才发现自己头上已经裹了纱布。
    “天啊,这究竟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他看着她。
    “我带你参加Oscorp的嘉年华宴会,想顺便向我父亲和所有人公布我们准备订婚的消息。这样即使他不同意我这么早结婚,也没办法了,”他抿了抿嘴­唇­,而后长舒了一口气,似乎说出这些话花费了很大决心,“可是一个人——不知道他究竟是谁,突然驾驶着我父亲研发的滑翔翼冲了出来。他炸坏了阳台,炸塌了你当时站的位置。”
    “蜘蛛侠接住了你,可是那个人弄断了蛛丝,你还是从半空摔了下去。你躺在地上,身边流了很多血。”
    他的娓娓道来竟令Delilah更加困惑,这简直驴­唇­不对马嘴。Norman明明已经过世有一阵子了,那个所谓驾驶着滑翔翼的人她也从未见过。更何况,眼前的人根本不是Harry,自己又怎么可能同他订婚呢?
    她拼命地摇头:“不,这不对,一定有哪里搞错了。你不是Harry,不可能的……”
    他却再次冲过来一把将她箍在怀里,轻声道:“你需要休息,Del,我相信你不会忘记我的h正待挣脱,却看见门口不知何时已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身材高挑,脸型瘦长,面容略显憔悴。那人看到他们抱在一起,似乎有些尴尬,低下头向后撤了几步,刻意地咳嗽一声。
    正抱着自己的男人回过头,显然也有些尴尬:“爸爸…”
    他莫非是…所谓的NormanOsborn?
    可是她所认识的Norman不但长期卧病在床无法动弹,而且根本不长这个样子。
    中年男子眯着双眼,用凌厉的目光盯着她看了几秒,随后扯了扯嘴角:“出来一下,Harry,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我得先走了,Del,”他低声对她说,动作显见得有些慌乱,却还不忘起身离开前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吻,“在这里等我回来,我爱你。”
    他们走了,留下Delilah一个人继续不知所措。于是她再一次认真地环视四周,发现并不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这里的结构和布局好像…Harry跟她描述过的他家在纽约的老房子。
    她火速起身,忍着头痛下床,踉踉跄跄地走到梳妆台前——这镜子里的人,明明还是自己啊。
    那就不是穿越。
    不行,这一定是恶作剧,她想。
    她准备给Harry打个电话h开始焦急地四处寻找着手机或电话,回过头却发现床头柜上就放着一台座机。
    可她只走近一看便彻底愣住——这…分明是十多年前的电话机的模样。
    她颤抖着提起听筒,拨通自己早已烂熟于心的,Harry的手机号码。
    “对不起,电话号码无效,无法接通。”
    无效h眼下本就头重脚轻,再加上这诡异的“无效”,她竟双腿一软,不由得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同时手里握着的听筒也不自觉地松开,撞在一旁的柜子上发出了很大声响。
    “天啊,Del,你怎么摔下来了?”
    门口的男人回身关上房门,叁步并作两步向她跑来。而后小心翼翼地将她打横抱起,放回到了床上注意到对方的脸颊一侧多了一个红­色­的掌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扶着太阳­茓­,用尽全力回想。
    男人无奈地扯出一个微笑,起身去到门口的抽屉柜里翻找着什么。须臾,拿出一本包装­精­致的相册朝她走来。
    他坐回到床边,翻开那本相册,将内里的一张张照片展示给她看,同时还不忘介绍着:
    “看,这是我们在高中毕业典礼上,我父亲替我们拍的合照——是在中城科技中学。你那时侯头发还没有这么长,”他抬眼看了看Delilah,又指着照片介绍道,“你看,这是Peter,这个是MJ,我还…暗恋过她。这当然是你,你旁边是我,我们当时还没有在一起还有这张,这是我们在学校附近那个墨西哥小餐馆吃晚餐时照的,这张是Peter照的,你那天真可爱这张,是在Peter家里,May婶婶给我们拍的,这时候我们已经在一起了,这张,是在我和Peter租住的那栋小房子里拍的,是你的单人照,我给你拍的h几乎愣住了——他给自己展示的每张照片里,都真的有她,真的是她。可这些照片里自己身边的人和所处的环境,她却完全陌生。
    而且…为什么这个Peter也有个May婶婶,可他却根本不是她认识的那个Peter?
    她忽然想起Harry那晚在落地窗前对自己说过的话,这一切似乎突然都能解释得通了——
    莫非……真的存在平行宇宙?
    而她,现在难道真的身处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
    也许在这个穿着红蓝紧身衣的神秘人满天飞、变态蜥蜴人满街跑,还有一个浑身是电的男人吸光时代广场所有电能的世界上,存在多元宇宙应该也并不算是多么离谱的事情,她这样安慰自己你可以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如实回答,”Del抬眼看着他,单手紧紧抓住男人的小臂,“现在是哪一年?你可以告诉我吗?”
    对方却只心疼地望着她,宽大的手轻轻抚上她的脸颊,柔声答复:“今年是2002年,是我们认识的第二年,相爱的第一年。”
    “那…我如实告诉你一句话,你会相信我吗?”她的语气极其认真。
    “我从前告诉过你,我永远都相信你,Del。”他再次展颜微笑,并且很贴心地抬手替她理了理鬓边碎发。
    “我不属于这个时代,我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奇怪的是,我也确实认识一个叫HarryOsborn的人,但不是你。所以我觉得,这可能不是时空穿越,而是…我掉进了某个平行宇宙,”Delilah顿了顿,吞了吞口水,“所以,你可以帮我回去吗?我那个世界的Harry正身处险境,我要回去找到他。”
    男人几乎在一瞬间挣开她的手,眸光也逐渐黯淡下来我就知道的,Del,你还是不爱我,对吗?你之前说不想和我结婚,理由我根本没猜错,对不对?”他看着她,嗓音因激动而有些颤抖,“你是不是还想着Peter?”
    “你…在说什么?”Delilah现在心急如焚,脑子里更是一团浆糊。几乎完全听不懂、也听不进去他的话。只听到一个熟悉的人名,于是下意识地问,“他是…PeterParker吗?”
    她这话仿佛如同助燃剂,对方骤然间蹙起双眉,站起身来向她吼道:“果然…果然被我猜对了!你还想着他,对吗?”
    “我…我没有,我没想着他。”
    他却只自嘲般冷笑,继续说着她听不懂的话,“所以你后悔了,然后假装失忆,还费尽心思地编了一个无比离谱的什么‘平行宇宙’的故事来骗我。目的是让我放手,放你回到他身边去,对吧?!”
    “天呐,你在说些什么?”Del将整个身子缩成一团,靠在床头不敢动弹。
    对方却突然失控般地扑向她,一只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以强迫她与自己保持几乎零距离的面对面ahLindsay,你以为我看不懂你耍的小聪明?我现在告诉你,我完全可以永远把你留在这里,永远让你待在我身边,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