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社会­性­死亡小组-尸体火化分区-喝醉酒打了领导,我该辞职吗?
    首先道歉,我标题党了,只是拍了领导一下,奈何领导年老体弱,直接倒地上了。
    昨天晚上部门聚餐,领导这人其实还不错,聚餐结束他还目送着所有人离开,但我当时喝得太醉,没赶上集体撤退的时机,最后只剩我和他相对无言。
    我前段时间因为个人原因请了几天假,返工后工作出了一些问题,被领导提醒过好几次,我个人也不太想­干­了,可能心里的怨气积聚,加上我酒后行为蛮外放野蛮的,所以领导拍我肩膀问我回家方式的时候我非常心烦,就反手推了他一把,我发誓我的力度一点也不大,领导大概是没有防备,扑通一声就坐地上了。
    我当时酒都醒了一大半,立刻去看他情况,但我太醉了,踉踉跄跄的,差点又摔他身上,总之我作为较年轻力壮的一个,还是醉醺醺地把他扶了起来。
    我对聚会那一块不太熟,眯着眼睛只能看见马路对面有一个派出所和一个医院,我想了想,就问领导我们去派出所怎么样。大家别问我是怎么想的,醉鬼的行为无法解释。
    领导扶着腰痛得说不出话,我想他应该是很生气的,他虽然人到中年又身负重伤,但录个口供的功夫肯定还是有的,我就扶着他过马路,不得不说中年男人身上烟味酒味掺在一起真的很臭,我差点吐出来,当然吐了以后应该又是另一个帖子了。
    我扶着领导进了派出所,民警姐姐很温柔地提醒我们医院在隔壁,需要再走一段,我又想了想,就跟她说我是来自首的,我刚刚醉酒后打架斗殴了,说着我就按了按领导的腰,他很配合地“哎哟”了一声,我就说,你看,我没骗你吧。
    民警姐姐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我这么安稳伏法的犯罪分子,就先给我们找了椅子坐下,倒了两杯水,然后问我们有没有家属要联系,我说没有,领导哼了两声,也不知是痛得还是气得,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听他的语气,对面应该是非常厉害非常值得信任的人,我猜他大概是叫了一面包车人来对付我。
    趁着等他的救兵的间隙,我还很认真地打开了备忘录问民警姐姐蹲看守所需要带些什么个人物品,我可以请房东明天帮忙收拾来。
    民警姐姐说当事人愿意调解的话就不用,我当时完全做好了蹲局子的准备,就自顾自捧着茶杯暖手,我还是很有气节的,打都打了当然不能低头赔笑。
    领导的家属来的很快,但和我的想象不太一样,是一个看起来蛮温和的年轻男人,他的外套挽着小半袖口,我垂着头,眼睛死死盯着他的手臂,企图找到一些社会人专属纹身,但是很遗憾,没有。
    我没有偷听人聊天的爱好,就有一下没一下地啜着不烫嘴的茶水,民警姐姐大概是为了替我醒酒,特地泡了杯茶,但是她偏偏泡的是我最讨厌的茉莉花茶,我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更想吐了。
    对面的领导家属还在给领导检查伤口,随便按了按,领导就叫,那个叫声听得我心里发毛。
    终于那位家属慢悠悠地走到了我面前,我说过,醉鬼的行为没得解释,所以那大概是我人生中最豪横的瞬间。
    他很高,我就梗着脖子,努力跟他对视。
    我说:“你说个数吧,我赔。”
    打下这行字的此刻我都在后怕,毕竟我也就是个毕业不到一年存款不到五位的穷人,他们要是较真起来,估计就算加上我花呗和白条的额度都不够赔的。
    那个男的大概也是被我的架势逗乐了,笑了笑,说:“我舅舅只是腰闪了,没什么大碍,不用你赔钱,你早点回家。”
    我点了点头,还是半信半疑的,“真不用我赔?”
    对方又肯定地答复了我一遍。
    我松了一口气,突然扯着嗓子对领导的方向喊:“陈向东,我明天还能去上班吗?”陈向东是我领导的全名。
    “不能。”领导没好气地哼了哼。
    “明天是周末。”那个男的又说话了,像是憋着笑。
    我再醉也被自己蠢到了,就点点头表示理解,低头喝茶的时候差点把茶包都吃下去。
    总之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出警局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领导的外甥礼貌地问我需不需要他送我回家,我严词拒绝了。虽然现在扫黑除恶卓有成效,但是我把他舅舅推得腰都闪了还能全身而退,他把我拐到什么巷子里暴揍一顿也不是不可能。
    希望周一上班的时候领导不会寻衅滋事找个由头把我辞退了,我决定发完这个帖子就去编辑辞呈。
    说和做是两回事,程幸从来没有不请自退的习惯。
    她按下发送键后便起身去洗澡了,昨晚她有种社交过度的筋疲力尽,无论是在饭局还是警局,回家后勉强洗了个脸便倒在了床上。
    早春的晨光从大开的两页窗帘内侧洋洋侵入,亮光刺着程幸的眼皮,暖红­色­包裹住视野,她无意识地往身旁探了探,手伸到一半收回,人也清醒了些。
    拧开花洒把身体淋湿,她才想起没有拿衣服,咬了咬牙继续洗了。逃进卧室哆嗦着穿好衣服后,程幸习惯­性­地走到客厅角落,拿起储物架最高层的塑料袋,蹲下往地上的­奶­黄­色­小碗里一粒粒地倒,猫粮落进盆里的声音沙沙的,细密地挠抓耳膜,这声音有别于ⅿⅿ刨猫砂的响动,毫无生机的。
    ⅿⅿ已经死了。
    程幸看着­奶­黄­色­小碗里的棕­色­颗粒,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ⅿⅿ已经死了两周了。
    她麻木地拈起一粒猫粮,凝着目光看了几秒,放进嘴里嚼了嚼,咸腥味在舌尖弥漫开,原来这就是它喜欢的味道,她小跑两步到垃圾桶吐掉。
    程幸抱着自己坐在ⅿⅿ的睡垫上,湿湿的头发贴着脖颈,脊椎尖锐地刺在冰冷的墙面,脸颊贴着膝盖,软和的睡衣布料和ⅿⅿ的毛不一样,眼泪滴上去的时候会洇出一片深­色­水渍。
    程幸对于这种悲伤很有把控力,只哭了几分钟便擦­干­眼泪,把电视剧开到最大声,打开手机开始查看帖子回复。
    她的帖子名字起得很有吸引力,但点进去发现名不副实以后大多数人会退出去,程幸并不期待很多回复,发这个帖子也只是一时兴起。
    她漫不经心地翻着其他人的帖子,右上角弹出一条消息提示,一个ID叫“我嗑的CP都成真”的熊猫头回复了她的帖子——“楼主和外甥的CP我浅浅一嗑!”
    程幸不禁失笑,她有些羡慕这些将素昧平生的两人靠臆想连接就能获得愉悦的人。
    她会把一些重要但不难获取的文件放在茶几下,她的租房合同就透着玻璃提示着合约结束日期,离她退租还有叁个月。
    离她结束生命还有叁个月
    我很不好意思把这个排雷写在文案:
    我没有过抑郁症经历所以文中对抑郁症的描述大概并不准确,但我绝无意消费甚至污名化­精­神病,总之抱歉。
    诈骗预警:开头可能看着比较轻松?但实际女主是一个蛮丧的人,如果是喜欢前半段帖子里的氛围并且对后文抱有这样的期待,那一定会失望,后半段比较贴合全文基调;如果很不喜欢前面帖子的部分,那应该就是我文笔太差啦,点叉退出就好哦。
    希望即便发了一篇文大家也能把我当新手看,好喜欢这种不管写多烂都能用生疏兜底的感觉。
    全文一共四十叁章左右,暂定每晚九点更新。
    封面是我拍的六月的某一天(字不是我写的),有一只小鸟入镜了,希望它不会问我要版权费,没有拍到它展开翅膀的样子,所以它看上去像一条鱼,或者一颗饭米粒,在这里向它道个歉。
    文案引用了莎翁的诗,可能有点太省事了,因为那句诗每个字都很贴我的设定,如果这样做不合适请告诉我。
    社死组看在我是资深组员的份上,出场费能不能打八八折哈哈哈
    我最近比较忙,没有太多­精­力回复评论,所以提前感谢一下来自读者的热度贡献
    好像根本没有必要写这么长的作话,但是我觉得我需要写,这些废话对我来说有时甚至比正文更有意义,所以尽管它们使正文看起来像是拖了一条有碍观瞻的塑料垃圾袋尾巴,我还是不想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