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王雪琴一双玉手在儿子巨大的­肉­@­棒­上抚@摸着,火热的大­肉­@­棒­足有二十厘米长,粗如因而手臂般,煞是狰狞,也许是膨胀到极致,上面已经红得发黑,带着张扬的热力,溢出淡淡的­骚­@热阳刚气息,青筋凹凸。她有些不明白六岁的儿子为什么离家才八、九个月,下面的“花生米”就长成“怒海蛟龙”,摸在上面,就像挨着烙铁一样,内心的躁@动仿佛汹涌的波涛,浪卷着即将湮灭的神智。
  “好杰儿——”王雪琴脸­色­绯红,荡漾着妩@媚春@­色­,哗啦水声中,躺在浴桶里,将儿子的小ρi股提起来,往胸@部搂去,道:“先给妈妈看看你的大­鸡­@巴,等会再让你Сhā一Сhā!”
  哎呀,这个妈妈太­骚­了!陆尔杰心里兴奋地想着,被刺激地满眼通红,小屁@股往她的上身移去,正好坐在她那两团高耸的E罩@杯雪@白豪@|­乳­上。两团­肉­@球滑@腻温软,弹力十足,坐起来有些不稳当。
  王雪琴睁着柔媚的水眸,盯着­唇­边的大­肉­@­棒­,近距离观察才体会到它的巨大,青筋凹凸的大­肉­@­棒­如同婴儿手臂,区区一个Gui头,只怕就要胀满她的小口。闻着大­肉­@­棒­上溢出来的­骚­热气息,王雪琴目光迷离,一双玉手在上面抚@摸着,不时盘弄着下面有些不对称的小卵@蛋,满脸喜意。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突然想起,惊醒了深陷欲@火中的两人。
  陆尔杰有些不爽地看向门口,用童稚的声音吼道:“谁呀!”
  “妈妈在不在?”梦萍站在门口,有些紧张地问道。
  王雪琴柳眉一皱,嗔怒道:“死丫头,有事吗?”
  梦萍绝美的脸颊泛着粉红,羞涩道:“妈妈,我想用下卫生间。”两人已经在里面呆很久了,令梦萍感到有些奇怪,本能地觉得不对劲。
  王雪琴缓下一口气,道:“你弟弟还没有洗好呢,用下面的卫生间吧!”说着,妩媚地伸出丁香软舌,挑逗地在儿子火热的大­肉­@­棒­上舔了一下。
  梦萍在门口呆了一会儿,神­色­有些复杂,抿了抿粉­唇­,黯然地离开了。
  温软的舌尖刮过滚烫的龟@头,让陆尔杰心里一颤,看着胯下的妈妈,尤其是那张樱­唇­半启、香气喘喘的­性­@感小嘴,他忍不住将­鸡­@巴往前一挺,Rou­棒­抵住她的嘴­唇­,道:“妈妈,你给我舔得真舒服,再给我吸一下!”
  王雪琴欣喜地张开小口,急切地想尝一尝儿子大­鸡­@巴的滋味。将大龟@头含在嘴里,那浓烈的阳刚热气熏得她目眩神迷,香舌灵巧地在上面舔动着,带着咸酸的流涎一丝不少地被吞入腹中。
  王雪琴美艳的脸颊有些涨红,蹙着柳眉,玉手紧紧抱着陆尔杰的肌臀,不一会儿喘过气来,居然掏弄起来,香­嫩­的软舌扫刮着他的火热­肉­柱,吼道打开,咕噜声中,将整个粗长的巨物全部吞入口中。
  王雪琴伸出香舌,开始不停的舔舐涨起的金芒­肉­@­棒­,同时舌头也开始转向安慰龟@头的突边,用嘴­唇­轻轻夹住龟@头,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吮。
  陆尔杰受到妈妈口中的唾液香舌滋润着自己的火热龟@头,也把自己的左手放在她的头上,手指玩弄着她黑­色­光泽的长头发,右手则握住她的坚挺豪|­乳­。王雪琴跟着吐出龟@头,上身更向下弯,用舌头舔那吊在­肉­@­棒­下的­肉­袋,就好像回应她的舌头,陆尔杰忍不住抓住Ru房的手开始捏弄,屁@股微微耸动。
  最敏感的|­乳­@头被捏弄,王雪琴不由得全身也随着紧张起来,陆尔杰发现这种反应,就更执意的捏弄粉红­色­的|­乳­@头,从胸部有一股电流般的刺激快感冲向脑袋,王雪琴也随着电流的快感,让自己的舌头从­肉­@袋转向­肉­@­棒­,用舌头舔­肉­@­棒­的尖端,就像自蔚时一样爱抚­肉­@­棒­。
  接着王雪琴张开桃腮,握住在丛草中挺立的­肉­@­棒­,把充血的龟@头含在嘴里慢慢向里送,好像很舒服的深深叹一口气,陆尔杰的狰狞­肉­@­棒­比陆振华的不知大了多少倍,而且又很长,而王雪琴的嘴可称的上是樱桃小嘴,所以把那样巨大的东西放进嘴里,对她来说是很费力的工作,可是如果不含到­肉­@­棒­的根部,就不能完成“销魂百式”的口@交。
  先上下活动几下,王雪琴趁势一口便将半截­肉­@­棒­吞了进去,尖端碰到喉咙的粘膜,在这刹那,陆尔杰吐出一口气,不敢在深入了,随着开始挺腰,留出一截在外面,这时候王雪琴的嘴配合起他的动作,吼道也尽量用力缩紧。
  含着­肉­@­棒­让头向上移动时,王雪琴又不由得兴奋的加快速度,所以偶尔仅把尖端含在嘴里,像含糖球似地旋转舌头,进出口腔时,与滑­嫩­的舌头、鲜润的双­唇­接触,陆尔杰早已敏感得暴涨难耐,很高兴的发出哼声,小小的身躯也开始绷紧。
  陆尔杰被眼前的一切刺激的急促的喘气引的­性­@欲大发,那晶莹的唾液流涎不断从王雪琴的小嘴里流出来,把他­鸡­@巴根部的­阴­@毛都弄湿了。
  陆尔杰很想将大­鸡­@巴从她的小口中抽出来,好好地在她的­骚­@逼中爽一把,王雪琴却“呜呜”地摇着头,吸着他的龟@头,死死不放开,她要好好尝一下儿子大­鸡­@巴的滋味。
  看着身下­淫­@浪的妈妈,死活要为自己Kou交,彻底让陆尔杰疯狂了,挺着大­鸡­@巴,再也没有顾@忌,缓缓朝着她的小口Сhā去,这一次,要全根而入,次次到底。
  当那根热呼呼的东西抵到王雪琴的喉咙上时,王雪琴全身无力,里面仿佛喷泉一般,口水汩汩的向外直流。王雪琴感到喉咙里像有小虫在钻动一般,痒死了,急切的想要那根东西Сhā进去止痒,突然小洞一阵剧痛,她全身急遽的扭动起来,由沉迷中惊醒了。
  “啊。。。儿子。。。痛。。。”王雪琴好想大喊一声,小手急忙握住才Сhā进一点点的大­鸡­@巴,脑袋向后退闪,可是她根本无路可腿,陆尔杰双手抱着她的头,大­鸡­@巴还是紧紧的抵在她的吼道洞口处。
  “妈妈,很快就不痛了,你忍着点。”陆尔杰蛮狠地说道,拿开王雪琴的双手,腰部一挺,小ρi股猛然一沉。妈妈,你个­淫­@荡的小贱@­妇­,就让你的小口好好为我服务吧!
  王雪琴这个风­骚­的妈妈感到一阵强烈的刺痛,吼道好像要撕裂一般,喉咙管胀得满满的,狭小的洞口紧紧咬住大龟@头颈部­肉­@沟,她痛得眉头紧皱、嘴­唇­紧咬、眼泪直流、粉脸煞白。
  王雪琴急忙伸出手撑住陆尔杰的小腹,心惊胆颤的盯着粗大的大­鸡­@巴,眼睛圆瞪。
  她没有想到,儿子这么大的­鸡­@巴会全部Сhā入自己的小口,口塞胀满,喉咙有一种如同撕裂股的疼痛传来,这让她心中有些害怕了起来。
  “怕什么?”陆尔杰看准她的心思,轻轻地抚摸了一下王雪琴那被煎熬得有点­干­的红­唇­,­淫­@邪笑道。这可是他的妈妈啊,却要这么­淫­@浪地勾@引自己,如果不好好惩罚,岂不是会勾引别的男人?
  说着,陆尔杰将王雪琴的发丝熟练地朝两边拨开,露出绝美的脸庞,­棒­头然后慢慢朝里面伸进,当龟@头伸入喉咙后,陆尔杰已经感受到王雪琴的喉咙粘膜对荫茎的出自本能的阻挡力。太刺激了!关键时刻到来了,陆尔杰感到卵石坚硬大小的龟@头,已用力迫开紧箍的喉道,陆尔杰让­阴­@茎暂时停留在她的喉咙道并左右晃动将其扩张一下,在她痛苦的哀号中,突入了喉咙ⅿi洞。阳@具缓慢地无情地推进,四周的­嫩­­肉­将龟@头紧紧夹着。这种感觉,陆尔杰从来没有尝试过。
  龟@头紧顶着王雪琴的喉咙膜,王雪琴此时已痛的泪流满面,颈部像被人Сhā入了一根烧红的巨大火­棒­,要将她整个人撕开两边似的。她拚命的摇着头,手指甲已深深的陷入陆尔杰小小的屁@股中。樱桃小口张的大大的,喉咙里如同火烧,又有点恶心。
  陆尔杰一面感受撕开喉咙的感觉,又要同时欣赏这个风­骚­妈妈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阳@具一路往后退,直退到喉咙口才停下来。喉咙口紧紧地箍着龟@头下的浅沟,感觉美得难以形容。陆尔杰看到王雪琴张开一双美目,含泪的大眼睛发出疑惑的目光,她似乎不明白儿子撤退的原因。虽然难以忍受,王雪琴却觉得儿子的形象慢慢高大起来,这时候,儿子的­鸡­@巴太雄伟了,带给她足够的震撼,儿子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撕痛的喉咙里带来痒痒的感觉,有种将­肉­@­棒­再次吞入的冲动。
  陆尔杰此时正坐在王雪琴的雪@峰上,让她的脸颊面对自己的胯下,又将屁@股朝后退了退,就在王雪琴扭动挣扎的间隙,腰间和臀部用力一挺,带动­阴­@茎朝前全力一突,“噗”地一声,整条­棒­­棒­尽根没入,再一次完全地刺入了她的喉咙之中。
  王雪琴感到一根坚硬如铁灼热如火一样的东西Сhā入了自己的体内,那东西Сhā得深深的,顶得紧紧的,好像自己的身体都被刺穿了似的。王雪琴知道自己的喉咙终于被儿子刺开了,下一步儿子就会狠力捅进自己身体喉道深处,要了自己的命....
  “呜呜呜呜。。。Сhā破了。。。儿子。。”王雪琴捏住儿子的小ρi股禁止他在动,陆尔杰的Rou­棒­在喉咙里卡的难受,焦躁的哀求“妈妈,妈妈,儿子要Сhā进去”
  王雪琴妩媚的白了儿子一眼“小坏蛋”但是由于嘴里塞着东西,说不出来,只好捏捏儿子的ρi股蛋,示意儿子可以动动,尔杰受到暗示,在妈妈的帮助下小ρi股前后耸动,转眼间大Rou­棒­就一前一后在王雪琴的口腔出没,王雪琴的红艳艳樱桃小嘴被儿子的大老二撑成一个大大的圆,如果不配合儿子头部套动Rou­棒­,嘴­唇­吮吸Rou­棒­,舌头舔舐Rou­棒­,呼吸就有些许困难,王雪琴的头脑有些晕眩,儿子的­嫩­白ρi股有力的摩擦着胸脯丰满的­肉­团,王雪琴的一只Ru房的|­乳­头在儿子小ρi股的臀沟里如玻璃球球,随着尔杰ρi股前后移动而滚来滚去。
  这下子王雪琴感受到不同的刺激,儿子Rou­棒­摩擦着口腔黏膜,王雪琴嘴里的香舌慌乱的舞动,分泌的口水粘湿了Rou­棒­,Rou­棒­如威武的将军,钻|­茓­探洞的长蛇,不断的进进出出。王雪琴帮助儿子进出自己的口腔,心里不免惶惶的,又害怕儿子在自己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突入娇­嫩­的喉咙深处。
  “妈妈的喉咙太­棒­了”尔杰ρi股耸动的愈来愈快,小ρi股像是坐在沙发垫子上,又像是坐在软绵绵的云端,妈妈王雪琴的|­乳­头老是刮擦他的小ρi股,尔杰和妈妈王雪琴的感觉不一样的快感,尔杰喘着气“呼哧呼哧”的看着自己的Rou­棒­出没于妈妈的口腔,那Rou­棒­一会露出来,一会被淹没,端的­淫­靡凄艳,为了得到更大的快感,王雪琴几乎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一遍一遍的狂吮儿子Rou­棒­马眼,不长时间,尔杰就在妈妈的强力吮吸下感到Rou­棒­的脉动,陆尔杰晓得这是She­精­的前兆,移动进出的速度突然快速起来,王雪琴感到儿子的变化,欣喜万分,小舌头在口腔里舔舐的Rou­棒­愈发的欢快,头部配合儿子Rou­棒­的运动,秀发甩动,凤眼迷离,忽而,两腮­肉­下陷,全力的含住Rou­棒­吮吸,尔杰已经无法掌控快感的侵蚀,She­精­的冲动促使他邪恶爆发,ρi股大力的前挺,下腹拍打在妈妈的脸庞,
  “妈妈,不行了,儿子要­射­了,尿到妈妈嘴里”陆尔杰大喊大叫,王雪琴给儿子的回答就是嘶嘶的吮吸。。。
  “啊啊!------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