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不一会功夫,那名黑衣人带来一名年轻的女子,女子身穿黑裤,长袖白­色­翻领衬衣,外套黑­色­小马甲,长身玉立,粉不施而白,眉不描而黛,长的年轻貌美,圆脸盘,发髻挽起,眉毛生得极清晰,一双眼睛黑如点漆,真像秋水盈盈。而且浑身透着一股子的爽利,眉宇间隐隐有股威势。
  摇缸大叔终于得到解脱,今晚太打击他了,如经历一场噩梦,如果没有人把他接替下去,他会晕倒,身体都发虚了,全身发抖,如果在输下去,他的小命就没了。
  “摇缸女王来了”赌徒们私下议论。
  尔杰站在凳子上,看着对面的女子,细细端详。秦五爷在尔杰耳边小声说道:“此女名叫佘美珍,­性­格泼辣,办事利落,会使双枪,百发百中,在上海滩是第一号女打手,三年前被吴四宝招至麾下,平时极少出手,因为长相漂亮很多黑帮成员对她垂涎三尺,都被此女收拾的服服帖帖,对她恭敬有加,身边拥有一大批拥护者,好像还介入了毒品生意,以后可能往那方面走,曾经结过婚,婚姻不理想离了,生个孩子也没养成死掉了。”
  尔杰点点头,心想,蛮有挑战­性­的,今晚让你知道小爷的厉害,摇缸女王,嘿嘿,终会变成我的摇“杆”女郎。
  摇缸女郎佘美珍听说赌场来了几岁的小赌神,不大功夫赢了几千两银子,这可是赌场开业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这让她惊讶又好奇,过来一看,果然是个孩子,而且是个粉雕玉琢的男孩子,几岁的模样,眼睛亮如星辰,气度不凡,佘美珍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此子不凡,当尔杰与她目光对视之时,那双眼睛可以让她陷进去。。。。。
  佘美珍一向能说会道,聪明伶俐,在这个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应该说她的­性­格很适合做这个职业,她爽利,聪明,能放下架子和一帮赌客调笑,又能威风八面,具有一定的“气场”。赌场很需要这样的人才,所以佘爱珍在里面混得还算是游刃有余,名气渐渐也响亮起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得到了“摇缸女王”的称号。
  “这个小哥哥好手段,收获不小啊,真是后生可畏,那我就陪小哥哥玩玩儿。”佘美珍甜甜的一笑,真是一笑百媚生,旁边的赌客都暗流口水,男人就是这么没出息,哪个时代都一样。
  “那小姐姐就出手吧,我也见识见识女王的风采”小尔杰不卑不亢。
  “呵呵,难道小哥哥也听说过姐姐我吗?那我可真是荣幸,小哥哥小小年纪,莫不是哪家的风流公子哥”佘美珍竟然当众调戏起小朋友来,难道还想老牛吃­嫩­草。
  “姐姐说哪里话,我不过是个小孩子,就是贪玩儿,觉得这里很好玩儿呀,所以就进来了”小尔杰一贯的­嫩­声­嫩­气,说的可爱稚­嫩­。旁边的赌客听者很是憋气,好玩的很,赢了这么多,你这小身板怎么拿走都是个问题,不过看旁边那个跟班的倒是有把子力气。
  “呵呵,这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你应该去玩泥巴,”佘美珍的嘴巴厉害,上来就是调侃尔杰的年龄。
  “臭娘们儿,以后会让你见识小爷我的手段”尔杰心里骂道,但还是不动声­色­,回应道:“泥巴好脏的,妈妈会骂的,我赢了钱回去,妈妈会开心”
  佘美珍虽然调侃尔杰,但还是想起了自己死了多年的儿子,想当初自己懵懂无知,胆大包天,不愿上学,就愿意和社会上的一帮小混混们打架生事,泡舞厅,喝酒,失身给一个小白脸,满以为对方会爱她疼她,没想到对方不久就对自己腻歪了,他又重新寻花问柳,出入于舞厅酒肆,而自己的九岁的儿子,得了猩红热,竟然夭折了。佘爱珍痛失爱子,本来就对这桩婚姻失望的她,一不做二不休,带着平日攒下的贴己,索­性­离开了。这时候佘美珍才发觉,年少的情感,就是一阵风,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今天看到粉­嫩­的小尔杰,勾起她痛苦的回忆,瞬间失神。。。。。。。
  “姐姐,开始吧”尔杰催促。
  “好!”佘美珍一声清脆的回答,手腕唰的一声把­色­子筒利落的捞起,手腕上下翻飞,­色­子在­色­筒里被摇的哗啦啦作响,富有节奏感,不时甩出各种花样,周围的赌客看到眼花缭乱,目不暇给,表演起来如同21世纪的花样调酒。再加上佘美珍好看的微笑,顿时迷倒一大片狼人。
  “咚!”
  ­色­筒重重的倒扣在桌面上,微笑着看着尔杰说道:“小哥哥压大还是压小?”
  “我是小孩子,自然压小了”陆尔杰一副天真烂熳的模样,小手一推桌上的部分大洋,小小年纪,好气魄。
  “开,开,开!”赌客们比自己押宝还激动,吼叫着,嘶喊着,简直如一群失去理智的狼。
  “那我开了哦”佘美珍逗着尔杰,但是心里却不轻松,因为她早已知道结果,­色­筒慢慢开启,赌客们瞪大眼睛,果然是1.2.3.,小!
  赌客们更加不平静了,太神奇了,今天的眼界大开,奇人!神童!赌神附体!
  “小哥哥果然赌术一流,让姐姐很是佩服,我看这里不适合小孩子玩耍,不如今天就到这里吧,回去晚了,妈妈会打你屁屁的”佘美珍第一次口头认输,她吃不透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她知道再赌也会是这样的结果,无论她变换怎么样的花样出来,好像都会在对方的掌握之中。输了钱,当然不甘心,可是她不可能让人对一个孩子下手,那就像自己的孩子,虽然同样的心狠手辣,可是面对粉­嫩­的小妖孽,她狠不下心来,这又是头一次。而着瞬间的心软,也同样救了她自己,如果她敢对尔杰下手,尔杰会毫不犹豫的扭断她美丽的脖子。
  “好吧,不早了,那我就不玩儿了,各位再见,姐姐再见!”小尔杰很有礼貌,然后在重赌客羡慕眼红的注视下,脱下自己的上衣,露出粉­嫩­的身子,把衣服铺在桌上,银子大洋纸票,通通包在衣服里,几千两呀,小衣服包不下。
  剩下几百两,大方的一挥手说道:“这些不要了,这些都赏给漂亮姐姐你吧。”
  说完,蹦下凳子,准备走,赌客们渐渐明白了,这小男孩厉害呀,这么多大洋,成年人都拿不动,他却轻轻松松的拿起,少年可畏!不,应该是儿童可畏!
  佘美珍对手下使个眼­色­,让他们把银子收起,然后快步走过去,亲热的说道:“小哥哥慢走,姐姐想和你认识认识,不知有没有这个荣幸?”
  “没问题,”尔杰停下脚步,秦五爷慌忙弯下腰,尔杰在他耳边耳语几句,秦五爷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一会儿功夫,秦五爷走进来,手里拿来一大块花布,尔杰把大洋哗啦啦倒在花布上,秦五爷包好,然后又和尔杰耳语几句,就一个人提着钱离去了,尔杰当然不担心秦五爷的安全,天门弟子,岂是易于之辈。
  “姐姐走吧,我和你玩儿”小尔杰做完这一切,上前拉住佘美珍的手说道。
  这孩子一定不简单!刚才身边的那个人物可是娱乐界大亨秦五爷呀,佘美珍岂能不认识。没想到秦五爷是个跟班!这孩子到底什么来头,大上海什么时候多了个小妖孽?她怎么从来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