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你还不下来,想让我一直抱着你回家?”陆尔杰笑着说道。
  “啊--”杜小蝶这才想起还在尔杰的怀抱里,周围人群都纷纷侧目观看,哎呀--羞死人了,杜小蝶跳下尔杰的怀抱,可是,脚一挨地,ρi股更疼了,杜小蝶疼的捂住ρi股,眼泪汪汪的,今日丢人丢大了,被人给一脚踢下擂台,而且踢在姑娘家的ρi股上,羞辱啊!杜小蝶恨得牙痒痒,梦萍茹萍等人赶紧上去搀扶,好歹杜小蝶也算是自己人,再说,梦萍看到尔杰抱着她,本就很不爽,哪能还等着尔杰去扶她,要想不吃醋,还是自己来吧。
  擂台上的马永贞知道今日惹了祸事,只顾着求胜心切,踢了人家姑娘的屁屁,还把人差点摔死,这还了得,对于那位小公子一边感激一边心惊,要知道那孩子小的可怜,竟然在瞬间把人轻轻松松的接住了,自己都没看清楚人家怎么上前的 ,这上海滩真是能人辈出之地,就说今日打擂的,一老头,一姑娘,如果是这位小公子上手,估计自己没有胜算。就那速度就够自己受的,武术有唯快不破之说,一旦速度有了,再好的招式都等于白搭。
  “你他妈乡巴佬,活腻歪了,竟敢打我家小姐,我他妈崩了你!”几个杜家马仔,跳上擂台,手拿短枪,一上来就指着马永贞的脑门大声喝骂。
  “误会,各位真是误会!”马永贞脑门冷汗直冒,他再厉害能厉害过手枪,当然不可能。看这一帮凶神恶煞之徒,维护自己的小姐,马永贞急忙摆手分辨。
  “什么他妈误会,你长了几颗脑袋,敢在大上海地面上撒野,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你不是很厉害很嚣张吗?看看是你的拳头硬,还是老子的子弹快!”手下马仔这会是一定要表现的,要不回去怎么给大哥交代,再说这些人什么时候吃过亏,更何况是大哥的掌上明珠被打伤了,这口气如果不出,回去大哥肯定饶不了他们。
  “这话说的,各位大哥,小弟来到上海地界,无非是混口饭吃,比武会友,刚才是我失手,实在对不起你们家小姐,我向她赔罪!”马永贞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人家手里拿着明晃晃的真家伙,自己脑门上,太阳|­茓­还顶着两把枪呢。真倒霉!今日不知得罪的是哪家的小姐贵人,哎!衰!马永贞如果晓得是青帮大佬的女儿,给他十个胆都不会和她动手,认输算了。
  “你说的轻巧,打了我们青帮,咳咳--”马仔自知失言,赶紧咳嗽两声,缓解紧张,心里更怒了,一巴掌扇在马永贞脑袋上,大声骂道:“去给我们小姐磕三个响头,什么时候磕到我们家小姐满意了,就饶了你的狗命,卷铺盖滚回你的乡下老家去,这儿不是你待的地方,如若不然,我他妈的立马送你回老家,你懂吗?”
  士可杀不可辱,马永贞也是年轻人,本就心高气傲,从来没把谁放在眼里,这会儿被人又打又骂的,早已怒气勃发,欺人太甚,本来比武论输赢,天经地义,即使你是黑道老大也要讲道理,我马永贞也没做错什么,你家小姐打不过我,那是她学艺不­精­,还上台来逞能,被我打下擂台,活该!你们仗势欺人,你难道我害怕了你们不成,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我就不信涅米宁真敢持枪杀人。马永贞的拳头捏的咯嘣咯嘣的响,眼里的怒火越烧越旺,他是真不清楚,黑帮杀人会讲道理,再说,杀你马永贞这样一个外来户,就像踩死只蚂蚁。大不了老大出面,一句话就摆平了,你说你不是白死。
  “哟嗬!你还不服气,瞪着牛眼,你想­干­什么,想反抗?”马仔手里有枪,自然不怕马永贞,都是平时杀人不眨眼的主儿,虽然马永贞的武功让他们忌惮,但是,他们十几把枪,对着一个人,那胜算不是一般的大。
  咔咔咔咔---周围一片拉动枪栓的声音,十几个马仔打开保险,一起举枪对着马永贞。
  台下众人一看,吓得都慌忙溜走了,我的娘恩,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快跑吧,不然打起来,子弹不长眼!这外乡人算是惹到祸害了。那可是上海滩第一大帮青帮的人呀,那女子也是杜月笙的女儿,这下可讨不了好了,不小心命都要丢这里。胆小的早跑没影了,胆大的远远的看着,一旦打起来,也好躲的快点。
  “都给我住手,退一边去,还不去照顾你家小姐,给一手无寸铁的人耍什么威风,滚下去。”陆尔杰跳上擂台,喝骂道。
  “是,陆少爷。”马仔们有了台阶下,自然收起手枪,一窝蜂的跳下擂台,赶紧去看小姐怎么样了。
  马永贞看出此子不简单,一身白­色­小西服,长得粉­嫩­可爱,眼睛深邃如星辰,帮了自己忙,马永贞擦擦额头冷汗,对着小尔杰深深一抱拳,感激的说道:“多谢这位小爷相助,在下感激涕零,不知小爷尊姓大名,改日马永贞一定到府上当面致谢。”
  “谢就不用了,马永贞,你来到上海,有什么打算?现在住在什么地方?”陆尔杰仰头看像马永贞问道。
  “马永贞没别的本事,就是靠拳脚混饭吃,我本来打算在上海开武馆收徒来维持生计,现在住在悦来客栈。”马永贞老实回答。
  “那正好,我手下一帮弟兄身手不好,你也不用开什么武馆了,跟着我混吧,无偿提供你住所,另外每月付给你两百大洋,吃喝不用愁,你觉得如何?”陆尔杰征求马永贞的意见。
  马永贞大喜,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自己的盘缠所剩无几,开武馆无非也是为了生计,这位小爷显然来头很大,开出的条件那是绝对的好,教人习武那是他的强项啊,自信让这位小爷满意没有问题。于是,马永贞强压住心头的欣喜,拱手抱拳,朗声说道:“小爷知遇之恩,马永贞铭感五内,我愿意在小爷手下做事,不是我吹牛,训练一帮手下还是绰绰有余的。”马永贞又犯了自大的毛病。
  陆尔杰也不在意,毕竟马永贞真有些本事,自己现在手下的马仔也多了,素质良莠不齐,本来他想效仿前世的特种部队,跳选好手亲自训练,如今有了马永贞,先让他训练他们,有了不错的基础,自己在挑人,亲自训练,那将事半功倍,自己也可以轻松些。
  “那就跟我走吧,你还有什么行李,在客栈,我看就不要了,缺什么,会有人给你买。”陆尔杰跳下擂台。
  马永贞也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就几件破烂衣服,不要就不要了,看着小爷是富家少爷,出手大方,想必会看不起自己的小气样。于是马永贞随后跟着跳了下去。
  “这位我就不介绍了,所谓不打不相识,马永贞,你跟杜家小姐陪个不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陆尔杰很有气势的说道。
  马永贞急忙上前,刚要开口,杜小蝶一摆手,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是姑­奶­­奶­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你没有错,也不必道歉,等我练好了再找你比试也不迟,哼!”
  “谢谢杜小姐宽宏大量,马永贞感激不尽。”马永贞也被杜家小姐的直率而喝彩,这小姐可比一帮手下明事理多了。
  “儿子,咱们走吧,去哪里吃饭?”眼看到了中午时分,王雪琴也不问儿子为什么会让这外乡人跟着,儿子自有打算,做妈妈的理解就是了。
  “是啊,弟弟,我们去哪儿吃呢?”梦萍茹萍都唯尔杰马首是瞻,也出声问弟弟。
  “我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我带你们去。”杜小蝶急忙回应道。
  梦萍偷偷的给了一个白眼,哪都有你!,我们一家人去吃饭,你搀和什么。
  “好吧,那小蝶姐姐就带我们去吧。”陆尔杰也没反对,杜家小姐看中的地方,肯定差不了。转身对马永贞说道:“咱们先去吃饭,然后我会安排你的住处。”
  “走吧,吃饭喽!”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酒店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