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傅文佩犹豫了,不是她不想帮,而是她不敢帮,她不是尔杰的亲妈,不能像王雪琴那样为自己的儿子解决问题,尔杰是小孩子,一旦说漏了嘴传到陆振华或者王雪琴耳朵里,自己就算死了,也闭不上眼,所以,傅文佩犹豫着,心里挣扎着,面对尔杰的哀求,她真的不敢保证陆尔杰不说出去。
  陆尔杰看到大妈秀眉紧皱,就晓得她内心在挣扎,恐怕是左右为难吧。
  傅文佩越想越觉得这事不靠谱,虽然她很想很想,甚至有把大­鸡­吧塞进自己久旷的身体里的冲动,但理智告诉她,绝对不能做,那时、是要遭天谴的,要遭雷劈的,传统思想的束缚使挣扎中的傅文佩最终放弃了继续挑逗尔杰的心思。
  傅文佩歉意的对尔杰说道:“孩子,不要怨大妈,大妈不能帮你,你忍忍吧。你不是绝对大妈握住很舒服吗,要不大妈握着它睡觉怎样?”傅文佩害怕伤了小孩子的心,转而退而求其次。
  尔杰也知道大妈比较传统,恐怕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说明大吗的心肠极好,尔杰不想让大妈过于为难,机会总是有的,大妈是自己的女人识跑不掉的,时间问题而已。
  陆尔杰尽管浴火焚身,还是理解的点点头:“谢谢大妈,咱们睡吧。”
  傅文佩感激的用慈爱的口吻说道:“真是个乖孩子,不早了,我们睡觉。”说着,傅文佩把尔杰整个搂在怀里,一只手握住尔杰的大­鸡­芭根部,再次赞叹这大家伙的硬度,长度,粗度,都不是普通男人可比的。
  尔杰的头枕着大妈的一只胳膊,一只手握住大妈的一只大Ru房,细细的感受它的柔软滑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傅文佩看到尔杰闭上了眼睛,慈爱的微笑着,亲亲尔杰粉­嫩­的脸蛋,一手紧紧握住大­鸡­芭,也闭上了眼睛。
  傅文佩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那大玩意活灵活现的被自己握在手里,傅文佩一边睁着眼睛看着闭着眼的尔杰,防止他醒来,一边握住大­鸡­吧缓慢的悄悄地往上那移动,大Gui头就像­鸡­蛋,傅文佩不敢想象这么大的­鸡­芭Сhā进自己­嫩­|­茓­里该多么的销魂夺魄,难道王雪琴就没想过吗?她给自己亲儿子手Yin的时候流没流过Yin水,有没有想Сhā进Bi里的冲动,傅文佩忽然觉得自己的心理有点黑暗,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可以这么想人家呣子,以王雪琴的为人来说,也不是没有可能,即使真给亲儿子发生了关系,也没人知道啊。傅文佩想着,手渐渐的摸到了大­鸡­芭Gui头上,用手指轻轻一捏软中带硬的Gui头,傅文佩内心呻吟了一声,下­体­更加瘙痒了,在这里强调的是,傅文佩绝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而是看到如此大的家伙在自己手里的正常反应,我相信,在贞洁的女人遇到如此大的玩意,心里也绝对不会淡定,更何况长着大Diao的是个懵懂的孩童,就是真Сhā进去,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尔杰当然也没有睡着,傅文佩的小活动尔杰清清楚楚,尔杰怕惊动腼腆害羞慈爱的大妈,所以,闭着眼,呼吸平稳,就当自己睡着了,可是大妈忽然用纤纤玉指捏了捏自己的Gui头,真是又疼又爽,尔杰极力稳住呼吸,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待大妈的下一步行动。
  傅文佩见尔杰睡的安详,心底里潜藏的欲望升腾,欲望战胜了理智,只当他是小孩子什么都不懂,所以胆子也大起来,由于傅文佩平躺着,尔杰也平躺着,害怕惊醒尔杰,于是傅文佩轻轻的扭转身体,伸手把自己的­内­裤褪到了脚底,傅文佩自己的呼吸都打颤了,黑暗中偷人的感觉强烈的刺激着她。傅文佩面对尔杰,把尔杰的身体也轻轻扳转,让她侧身面对自己,这样,尔杰的大­鸡­芭就顶在了自己早已湿漉漉的凹陷处,傅文佩呼吸急促,眼睛看着尔杰,看他闭着眼没有醒来,傅文佩握住尔杰的硬硬的火热的大Gui头,在自己湿漉漉的­肉­缝上,轻轻的摩擦,顿时一股触电般的感觉让傅文佩打了个冷战,大Gui头摩擦着自己的软­肉­,清晰的触感和快感让傅文佩­嫩­|­茓­里的水急促的流了出来,傅文佩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唇­,鼻息粗重,握着的大Gui头就像富有魔力,一旦与自己的­肉­缝接触,就再也不想分开,傅文佩胳膊小幅度的侧身支起自己的半边身子,压在身下的半边身体往后侧,上边悬空的身体往前压迫,一条大腿侧身微微抬起,这样的姿势虽然吃力,但是手里的大­鸡­芭,尤其是大Gui头前端竟然撑开水淋淋的­肉­缝,陷了进去,一阵说不出的爽快的刺激感觉直冲脑海,傅文佩只觉得陆尔杰的大­鸡­芭实在是太大了,由于她多年没有了Xing爱,­阴­门紧闭,收缩的很紧,虽然有Yin水的润滑,可是,刚进去一个Gui头,就觉得撑的自己的­肉­缝像裂开了一般的疼,傅文佩不敢再让大­鸡­芭推进,­嫩­|­茓­紧紧的收缩着夹着吮吸着Сhā在两片肥美­肉­缝浅处的大Gui头,傅文佩咬着牙,坚持着,殊不知此时的陆尔杰激动的心情不亚于自己,但是陆尔杰一怕吓着大妈,耽误了好事,二又觉得这种偷偷摸摸的感觉实在刺激的爆棚,所以,暗运真气,舒缓自己狂跳的心。想不到一向贤淑稳重的大妈也忍不住了,说明真的是自己的便宜老爹疏于开垦,让风韵犹存,如狼似虎年纪的慈爱大妈如此不顾一切,简直没天理!
  傅文佩一时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很想一下子全力让大­鸡­芭捣进去,大Gui头卡在­肉­缝处,­嫩­|­茓­深处渴望的厉害,里面的Yin水止不住的汩汩流淌,但是被尔杰的大Gui头堵住流不出来,傅文佩感觉身体适应了好多,才又握住尔杰的大­鸡­芭根部,身体悄悄的一压,噗嗤,一声轻微的响声,尔杰的大­鸡­芭竟然又Сhā进去一小半,爽的五迷三道的陆尔杰突然忍不住轻哼除了声,这细小的呻吟不亚于一声霹雳,在寂静的黑暗中就像一声惊雷,惊醒了沉迷欲­火­中的傅文佩,倏然惊醒的傅文佩顿时羞惭无地,冷汗直冒,慌的一下子把小半截­鸡­芭拔了出来,里面被堵住的Yin水呼呼冒出,都喷洒在尔杰的肚皮上小腹上,大腿根上,傅文佩赶紧平躺好,抽出枕巾轻轻搽拭尔杰身体上的Yin水,一边Сhā一边后悔羞惭惶恐,无数种念头打击着傅文佩脆弱的心灵。傅文佩默默地流着泪,暗骂自己­淫­荡无形,怎么能对不懂事的小孩子做这种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这是乱­仑­啊!傅文佩越想越后怕羞惭,幸亏!幸亏!还没有全根进入,是尔杰的呻吟挽救了自己,让自己关键时刻悬崖勒马,要不真的铸成大错了,为了一时的欢愉,毁了的不仅是自己,还有陆家,还有尔杰,还有自己的女儿,傅文佩不敢想下去了,刚才磅礴的欲念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后怕的不行。
  此时的尔杰更是懊恼,怎么会忍不住哼出声呢,实在是刚才太刺激,快感太强烈了,所以忍不住哼出了声,结果,吓到了大妈,看大妈慌乱的表现,就知道她此时内心的自责,尔杰看到大妈流泪了,不知怎的心疼起来,但是为了不让大妈更加的不好意思,尔杰只能轻轻发出鼾声,给大妈个自己睡的很死的印象。果然,傅文佩放下了心,心里哀叹一声,擦擦自己的眼泪,睁大了空洞的眼神,脑海里转了无数个念头。
  傅文佩论年纪,也算年轻,过早的没了­性­生活,长时间的压抑和懦弱的­性­子让她不敢越雷池一步,今天的大胆都是出乎意料的,傅文佩哀叹命运的不公,年纪轻轻就被陆振华强抢进陆府,生下女儿依萍后,陆振华又陆续娶了几房姨太太,尤其是尔杰的妈妈,霸道骄横跋扈,懦弱的她为了女儿,只好选择离开了陆府,一度过的很苦,要不是尔杰这孩子,自己都不敢想象今后的生活什么样!
  傅文佩自哀自怨了很久,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尔杰突然心疼起大妈来,大妈的善良和传统使他不忍心继续作恶,今晚大妈能够做到这一步,确实是欲­火­攻心,如果自己用强的话,凭大妈的柔弱个­性­和尔杰本身的调情手段,尔杰相信自己一定会得逞的,但是,如果在那样的情况下要了大妈,大妈或许会羞愤而死,这绝不是虚言,传统观念的束缚不是一晚上就能改变的,反正每天守着,今晚能做到这一步,自己就满足了,尔杰想通以后,抱着大妈香甜的­肉­体,甜甜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