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发生了这样的事,女人们都没了继续旅游的兴趣,王雪琴抱着儿子,后怕的不得了,虽然,并没有发生多么严重的枪击事件,但是,看到樱木从那人怀里搜出的手枪来,还是吓的心惊­肉­跳的,这人要对儿子不利吗?王雪琴愤怒异常,顾不得做女人的矜持,上去对着那人就是几脚,结果,被绑着的男子倒在地上,眼神凶狠的瞪着王雪琴,王雪琴吓的心肝砰砰直跳,樱木看此人竟敢明目张胆的吓唬未来的婆婆,抓住男子的胸前衣服,甩手噼里啪啦一阵巴掌,直到打的男子双颊肿胀,嘴角流血,才松开手,请示尔杰该怎么处理。
  “先带回去。”尔杰吩咐道。
  一路上,众女都沉默着,不再叽叽喳喳的热闹了,气氛一时间显得很沉闷,尔杰坐在妈妈怀里,笑着说:“大家怎么了,不过一件小事而已,开心起来。”
  “我的娘恩,好儿子,这还是小事吗?你看那个家伙被困住了还凶巴巴的,儿子,­干­妈给你做主,用不用让我家老头子出面查查是谁­干­的?”莉莉拍拍胸口说道。
  “圣子,用不用我帮忙?”凌菲凝重的说。
  “不用了,这些事由我来处理好了,放心,我会查个水落石出的,咱们马照跑,舞照跳,万事大吉。”尔杰嬉笑着说。
  “尔杰,我回去求求爸爸,太可恨了,破坏我们的好心情。”杜小蝶恨恨的说。
  王雪琴平时不知道儿子在外面做什么,又相信儿子的本事,也没觉得有多危险,今天虚惊一场,却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再也平静不下来,紧紧搂着儿子,心里打着哆嗦。
  尔杰看着一车女人们关心的目光,心里柔肠百结,如果不解决掉来自暗中的威胁,这些女人怎能安心,自己一直没有放松警惕,但是防不胜防,敌人在暗处,自己再明处,又有那么多的女人们需要保护,敌人主要针对的是自己,这还好一点,凭实力自己当然可以无忧,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他怕的是身边的亲人出了不测。
  。。。。。。
  “招了吗?”尔杰问道。
  樱木摇摇头,回道:“这人嘴硬的很,誓死不说。”
  为了审出结果,至尊皇朝专门从部队里请来了专业审问犯人的教官,那教官信心满满的说:“至尊放心,不信他不开口,我们有的是让他开口的手段。”
  “好吧,那就交给你们了,记住,防备他自杀,既然嘴硬,就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陆尔杰­阴­冷的说。
  陆府里,陆振华难得回一趟家,这一段儿,生意大好,兼并的那家纱厂也走上了正轨,铺的摊子越大越不好收拾,陆振华都觉得对不起家人了,尤其是自己的太太,有多久没做房事了,王雪琴却也不怒,陆振华倒觉得奇怪了,这王雪琴转了­性­子,以前骄横跋扈的样子也不见了,陆振华欣慰之余,又在考虑是不是把傅文佩接回来住,毕竟是自己对不起人家。可是当听说傅文佩母*女,可云母*女目前住在小儿子的自己买的别墅里后,又对儿子刮目相看了,自己活了一大把年纪,算是越活越回去了。
  李副官去了,唯一可以欣慰的是老婆和女儿还有小囡囡被尔杰收留,而且可云的母亲现在又是陆家制衣厂的负责人,生活越来越好,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尔杰的存在,是他挽救了陆家纱厂,挽救了陆家身边的亲人朋友,有情有义的好孩子,陆振华时常感慨自己老了,以前的黑豹子威风不再,现在事事听儿子的,陆振华并不觉得失去了做父亲的尊严,反而骄傲的不得了,儿子的势力之大,遍及整个上海,陆振华白手起家,曾经统领百万军队,都觉得没儿子的成就大。
  王雪琴现在最怕陆振华回家,如果他提出要做夫妻之事,自己该如何拒绝,所以,儿子不在家的时候,白天王雪琴基本不回家,就呆在莉莉家里打麻将玩耍。莉莉也曾经问过她这个问题,王雪琴也说没什么好办法,只能推说身体不舒服了。
  “少爷,招了。”清华樱木在电话里汇报道。
  “好,我马上过去。”尔杰放下电话,然后对父母说:“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儿子有事情,家人都不阻拦,尔杰出了门,坐车飞驰而去。
  。。。。。。。
  “是谁?”尔杰进门就问。
  “老鬼冯敬尧。”樱木说道。
  “又是这个不要脸的,­阴­魂不散呀,不敲打敲打他,身上的皮痒痒了。”尔杰都觉得好笑了,上次的挑拨王亚樵暗杀自己就是他,王亚樵的意思是让自己不要动,由他来处理,结果,这段时间王亚樵遭到政府军警的逮捕,藏在如梦会馆里一直没露面,都把王亚樵憋坏了,看来,该是王亚樵活动活动手脚的时候了,随便至尊皇朝把冯老鬼的和平饭店接收了,岂不妙哉!
  “这杀手哪里人?”尔杰问道。
  “河北沧州。”
  “武术之乡啊,冯敬尧给了他多少钱?”
  “500大洋,幸运的是这家伙不会打枪,所以想尽量靠的近点行事,没想到被发现了。我们旅游的当天就跟上了,一直没机会下手,今天眼看也没多大机会了,才不得已冒险一试。”樱木说道。
  “为了500大洋?老子的命就值500大洋,真是岂有此理。”尔杰怒了,小看人不是呵呵。
  “这人该怎么处理?”
  “留下吧,是个好手,可以为我所用,暂时先关押起来,等我有时间再处理。”
  ..........
  “妈的,这个不要脸的,兄弟,这一段把哥哥我憋坏了,冯敬尧的事,就由我的弟兄们解决,已报知遇之恩。”王亚樵感激的说道。
  “要枪有枪,要人有人,哥哥自便。”陆尔杰稚­嫩­的童音说道。
  “冯府我去了几次了,熟悉的很,这个任务交给我是再好不过了,我怕我再不出现,江湖上都忘了我这号人物的存在。”王亚樵笑着说。
  “听说老鬼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最好不要伤到她。不伤及无辜,是我们做事的原则。”陆尔杰担心的还是美女呵呵。
  “哈哈,小兄弟也懂得怜香惜玉,既然你这么说,那哥哥就把她抓来,做你的压寨夫人,可,兄弟你实在小了点。”王亚樵斜着眼,调侃陆尔杰。
  尔杰心说,我小,比你大多了,你两个都不是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