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陆尔杰与金燕西做游戏,规则,必须快速回答,众女围观
  陆尔杰伸出一个手指头问:“这是几?”
  金燕西飞快的答:“一”
  陆尔杰伸出两个手指头问:“这是几?”
  金燕西答:“二”
  陆尔杰猛的伸出五根手指,快速问道:“这是几?”
  金燕西顺着惯­性­思维飞快的回答:“三。”
  众女突然爆笑!陆尔杰笑的前仰后合,金燕西小脸囧的通红,小嘴急切的辩解:“不算,不算,你耍赖皮,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好吧。”陆尔杰止住笑,同样伸出一个手指头问道:“这是几?”
  金燕西双眼圆睁,全神贯注的回答:“一。”
  “这是几?”
  “二”
  “壹加壹等于几?”
  “三”
  众女又爆笑,个个捧着肚子笑的生疼,陆尔杰嘿嘿­奸­笑的看着囧的快要哭了的小姑娘。觉得重生就是好。
  看到金燕西的囧样儿,陆尔杰安慰道:“姐姐,来我教你一个手势。”
  金燕西愤愤的哼了一声:“什么手势?”
  众女笑罢,好奇的看到尔杰伸出两本手指,食指中指竖着然后分开,其他三指圈起来,金燕西见过一次陆尔杰出过这样的手势,当时却忘记问了,于是问道:“我见你用过,这是什么手势?”
  梦萍忽然羞涩的说道:“尔杰你好坏呀,你怎么能出那样的手势?”众女有的明白,有的糊涂,明白的脸红,不明白的脸蒙。
  陆尔杰鄙视的看着一眼姐姐梦萍说道:“思想不纯洁,你们看好了,这是代表胜利的手势!”然后手指往前一伸,小嘴顺着动作喊了一声:“耶!”呵呵。
  “明白了吗?明白了就跟我一起做一遍。”陆尔杰吩咐道。
  众女也很配合,陆尔杰喊道:“一,二,三。”
  耶!众女齐出手,动作一致,然后一个个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这小坏蛋一定不是地球人,怎么那么多好玩有意思的想法啊。众女心想。
  “还有吗?再来一个,太好玩了!”梦萍拍这手问道。
  “有,多着呢。”陆尔杰得意的说,然后面对众女说道:“我比划手势,你们猜,猜错了我要打ρi股!同意的举手。”
  梦萍第一个举手!其它女人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举起了手。
  陆尔杰食指伸出,弯曲成钩状,问道:“这个手势猜个海底生物,而且是一味中药材。”陆尔杰提醒道。
  众女敏思苦想,半天没有答案,有说蛇的,有说虫子,蚯蚓的,答案众多,就是没一个对的。
  无奈之下,尔杰宣布答案,说:“这是一只海马,知道什么是海马吗?”
  有说知道的,有说不知道的,接着陆尔杰五只手指弯曲成钩状,问道:“这是什么?”手指还一弯一弯的。
  众女更傻了,想啊想,想不出来,尔杰笑着说:“这是一只海马,我告诉你们了,这样子呢,就是五只海马。”
  哈哈哈哈,众女笑傻了,个个伸出手指指着得意的陆尔杰不知说什么好!
  笑罢,梦萍忽然说道:“我要上厕所。”说着起身就想往外跑。
  陆尔杰嘿嘿笑道:“梦萍姐姐,你要­干­嘛,乖乖撅起屁屁受罚吧。”
  啊!,众女这才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都互相使了个眼­色­,集体站了起来,说道:“我们也上厕所。”说着,一个个扭头就往外面跑。
  陆尔杰傻眼了,这要集体造反呀!不得了!陆尔杰刚想制止,就见跑到门口的众女集体扭过身来,齐刷刷的伸出两跟白­嫩­的手指,嘴里娇喊:“耶!”
  呵呵,害人害己,现世报啊!陆尔杰满头黑线。
  “林小姐,电话?”女仆喊着刚刚跑出去的林徽因。
  “来了!”林徽因答应着,袅袅婷婷的走进来,在客厅接过电话。
  林徽因接过电话,在电话里和打电话的人聊的热火朝天的,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陆尔杰抱着囡囡,凑上去,问道:“谁来的电话,看把你乐的。”
  “是小曼,你要不要和她说话。”林徽因笑着问。
  “要,拿来。”陆尔杰急忙接过电话,那边随即传来咯咯咯咯咯的笑声和调侃的声音:“是陆弟弟吗?想姐姐了没有?”
  “想!每天都想!时时想,夜夜想!”说好话反正不要钱,说谎话也不交税。
  陆小曼笑道:“是吗?姐姐不信,既然想我,那为什么一个电话都没有呢。”
  “想是藏在心里的,不是嘴上说的。”林徽因和众女听着看着尔杰­肉­麻的话语,都装作恶心的做了一个动作。
  “是吗?这话我爱听,北平的天气好冷啊,上海冷不冷?”陆小曼说道。
  “还行!陆姐姐,你啥时来呀?”尔杰关心的问道。
  “还打不定主意呢,不知某人有没有诚意?”陆小曼说道。
  “你要什么诚意嘛,!上海这么暖和,你过来吧,我们大家都很想你。”尔杰无耻的说。
  梦萍小声嘟囔道:“是你想,我们才不想呢。”
  “恩,我也想公馆的姐妹们,可是要我去也可以,姐姐提个要求,你要是答应了,我自然会过去。”陆小曼撒娇的说。
  “说!”陆尔杰言简意赅。
  “你亲自来北平接我!”陆小曼说道。
  “不是吧,我那么小,出远门不是我的强项。”尔杰惊讶的回答。
  “正因为这样,才显得你有诚意嘛!”陆小曼娇嗔道。
  “OK ,我答应了,几天以后亲自去接你!”尔杰坚定的回答。
  “我等着,不聊了,长途老贵的。再见。”陆小曼挂断电话。
  尔杰放下电话,众女看着尔杰,依萍问道:“尔杰,你真要去北平接小曼?”
  陆尔杰扮沉思状,怀抱囡囡,长长的叹息道:“美女的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
  切!!!众女齐竖中指,就连怀里的小囡囡也有样学样,粉­嫩­的中指竖起来,尔杰满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