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色­小说网手机版:m.mise123.com
 
最新网址:m.mise123.com
 
大礼堂里座无虚席,人声鼎沸,清华大学的师生们翘首以盼,议论纷纷,没座位的就挤在后面,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奇闻啊,清华大学赫赫有名,能在此处发表演讲的可谓寥寥无几,今日不同以往,因为早在几天前学校就通知下去了,本来春节临近准备启程回家的也都留了下来,不走了,如果不能见到传说中的商业天才,黑道老大,小神童,小杀神,会遗憾终生。
  尔杰有些许的紧张,毕竟这里不是自己家,而他将要面对的是中国最好学校的殷殷学子们,文采风流数第一的清华大学的男女师生们,岂是好应付的,他打好了腹稿,却又临时放弃了,本来说好只是随便和师生们聊聊的,没必要洋洋洒洒的念稿子,随机应变吧,凭他是来自21世纪的穿越者,还对付不了他们,哼哼!
  陆小曼林徽因马素贞等人真是佩服老板的淡定,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待会要面对满腹经纶的众多师生,难道他就一点也不紧张,张校长和学校的中层暗暗竖大拇指!这次演讲,清华大学给尔杰安排了一名长相清秀,聪明伶俐的女老师作为主持,而且根据尔杰的特殊情况,赶制了讲桌,正好适应尔杰的身高,不至于够不着话筒,闹出笑话。
  在后台,陆小曼林徽因两朵姐妹花一左一右陪伴着尔杰,接下来,就要看小男人的表现了,内心深处她们有理由相信尔杰能够应付,不然他也不会答应来了。
  马素贞与保镖们分散开来,训练有素的藏于各个角落,严阵以待。
  校长张博义大步走向讲台,场下顿时掌声雷动,经久不散,张校长双手压一压,对着话筒,先是巡视一圈台下的众师生,对着话筒,用浑厚的男中音微笑着说道:“尊敬的各位来宾以及广大师生们,我刚从外面走进来时,寒风凛冽,北方的天气冷入骨髓,但是当我一踏进这里,我已经热血沸腾了,因为我从你们的目光里看到了久久的期待以及急迫的心情,我和你们的心情一样,而这些是谁照成的?”张校长语气顿了顿:“几天前我就通知学校的全体师生停下你们急匆匆归家的脚步,因为接下来,我们将要见到的这个人,据说是传说中的,他来自天外吗?他是神仙吗?不!都不是,他是位小朋友,很小!但我不敢说他|­乳­臭味­干­,因为,他会揍我!”台下众人大笑。
  “我想你们早已经知道了,关于他的事迹常常见诸于报端,有关于他的事情,我也就不啰嗦了,你们一会儿问他吧,我再说下去,你们要骂我了!”台下发出善意的笑声。
  “接下来,将要出场的,就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显山但不露水的来自上海滩的陆尔杰先生。我们全体起立,热烈欢迎!” 张校长与众师生起立集体鼓掌,大礼堂掌声雷动,震耳欲聋。
  ”好怕怕哦!”陆尔杰一左一右牵着陆小曼林徽因的手施施然迈步走来,很搞笑。
  台下掌声更激烈了,兴奋好兴奋,今日可有眼福了,不仅能听到神童的演讲,还能见到两位校花美女,果然名不虚传,美若天仙!
  两女牵着陆尔杰的手,比尔杰紧张多了,面对台下几千名师生热辣辣投过来的目光,当然是欣赏的目光,两位美女无所适从了。
  台下对穿着时尚的不像这个时代人的一对美女一个粉雕玉琢的儿童,报以最最热烈的掌声。如果不是女主持上来压场,恐怕还要持续好久,可见师生们的热情。
  陆尔杰双目滴溜溜扫了一眼台下,美女不多,遗憾!不过,有三位坐在最前排的年龄不大,大概有十八九岁,长相很像?很像?难道?尔杰心头一震,面对坐在第一排投过来的三女的目光,尔杰压制心头的兴奋,回了一个稚­嫩­的笑。三位大姐姐也报以友好的微笑,笑颜如花。
  台下鸦雀无声,尔杰站在台边,用稚­嫩­的童音笑着说道:“我知道刚才的掌声不是送给我的,因为我身边站着是两位美女加才女。”
  哈哈哈,台下大笑,顿时掌声又起。
  尔杰搞笑的扭头看看红晕朵朵,娇俏可爱的拘谨的美女林徽因和陆小曼,微笑着说:“你们下面去坐,听我聊天,你们在台上,就没人看我了。”
  哄!!!台下又笑。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有意思。
  陆小曼林徽因红着脸步到台下,男人们的目光一直追随,女生们则是看她们身上的衣服,前面第一排就坐的三姐妹
  也是扭头看陆小曼和林徽因身上的服装,眼里露出惊异和好奇,更多的羡慕。
  陆尔杰走到讲台后面,对着话筒稚­嫩­的说道:“我是儿童,你们要让着我!”
  哄笑!
  “ 一个词可以表达我此时的心情,诚惶诚恐!虽然我知道我有资格站在这里!”
  哗!台下又是掌声,坐在第一排的林徽因陆小曼以及坐在一起的像是三姐妹的女子报以灿烂的微笑。
  “原谅我的坦率,我是小孩子,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整个礼堂热烈沸腾,陆尔杰一上来短短几句话,勾引起众师生的好奇和敬佩,现场气氛热烈而火爆。
  “我前几天刚从北平回上海,转眼就接到了清华北大两所名校的请柬,我还没来的及吃妈妈一口­奶­,就火烧ρi股的赶来了,因为,我知道,你们想我了。”
  台下爆笑!小曼,徽因捂着嘴,笑的腰都弯下去了,两女一时间看着台上的小男人,美目盈盈,心里柔肠百结。
  “我是不是很可爱!”尔杰卖萌!
  “是!”台下轰然齐刷刷的回答,笑声骤起。
  “张爷爷人实在不厚道,怎能为难小孩子呢,旅途辛苦,有­奶­瓶吗?给我一个!”陆尔杰眨着清亮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坐在第一排正中间的张薄义问道。
  师生们算是领略到什么是幽默了,这孩子,怎么说呢,如果谁家有这样一个宝贝,还不当菩萨供起来。笑的都喘不过气了。张校长更是哈哈哈的大笑,完全没了师道尊严。
  “其实我是骗你们的,旅途虽然辛苦,但身边有两大美女姐姐陪伴,台下的男士们,如果是这样,你们会觉得辛苦吗?”陆尔杰仰着小脸好整以暇的问道,端的可爱到了极点。
  “不辛苦!”台下男士们轰然回答,齐刷刷的那个整齐啊。
  “可见我说出了所有男人们的心声,不过我是儿童,你们不要教坏我。妈妈会打屁屁的。”尔杰越来越能搞。
  男人们轰然大笑,陆小曼林徽因捂住嘴笑的花枝乱颤,那三位姐妹也是捂嘴咯咯咯咯咯咯的乐,这孩子太逗了,站在台上说起了相声。好机灵聪明幽默的小家伙,真乃神童也!